拖曳可重新安排封面圖

張震嶽 台灣, 台北 音樂人

海是我的朋友,山是我靈魂的歸屬 我是大地的孩子,我是海雅谷慕 第一個在美國音樂聖殿【House of Blues】完成... 看更多...

  • 124
    歌曲
  • 0
    股價 [?]
  • 追蹤中
  • 粉絲
4 評分
分享

音樂分類
搖滾
發行日期
2013/07/05
播放次數
23831
發行廠牌
滾石唱片 ROCK RECORDS

我是海雅谷慕

製作人 賈敏恕
廠牌 滾石國際音樂股份有限公司

《我是海雅谷慕》

第一個在美國音樂聖殿【House of Blues】完成美國10大城市巡迴的華人明星
【縱貫線】一年內舉辦50場大型演唱會,感動超過100萬人次
屬於山與海之間的靈魂——張震嶽
帶著與生俱來的寬容,被城市與光榮歷練過的智慧
回到自己出發的地方,唱出生命最真切的關注與愛




第一個在美國音樂聖殿【House of Blues】完成美國10大城市巡迴的華人明星,
和李宗盛、羅大佑、周華健共組縱貫線,一年完成五十場大型演出,感動超過百萬人,
屬於大海與山野的孩子,最終回到自己出發的地方

90年代青春正炙的張震嶽以《這個下午很無聊》、《秘密基地》兩張專輯掀起狂潮,當時並不算主流歌手的他,不只是創造了超過一百萬張的銷售成績,〈愛的初體驗〉,〈改變〉,〈Free Night〉,〈我要錢〉,〈自由〉這些旋律性清楚但是又節奏明確的歌曲,以街頭小孩看世界的真實眼光衝擊了當時保守抒情的流行歌壇,開啟了一個更接近當代青年生活,更接近底層青年真實心聲的音樂浪潮。
2002年之後,隨著網路時代來臨,唱片工業的未來在新的市場環境裡渾沌不明,事業也隨之停頓的張震嶽,決定用自己的力量往前走,與其停留在一個停滯的唱片市場中,不如帶著吉他和勇氣走遍四方。2005年,他以自己的音樂說服了美國最大的Live House連鎖【House of Blues】,進行了10場美國的城市巡迴,這是華人歌手史上第一次的創新與冒險。從此開始他帶著樂隊挑戰了大江南北無數的演出舞台。

2009年,張震嶽與李宗盛、羅大佑、周華健三位大師級的前輩共組【縱貫線】,一年之內完成五十場大型演出,超過百萬人在演唱會現場見證過這個傳奇組合帶來的感動。在這個過程中,張震嶽經歷了人生中最漫長的演出之旅,遠離了他熱愛的大海與山野,在不熟悉的城市裡,在不間斷的航程中,他心裡的思念的聲音逐漸具體成型。

一個屬於大海與山野的孩子,最終會回到那裏。

2013年,張震嶽最新專輯《我是海雅谷慕》,海雅谷慕是張震嶽的阿美族名字,海雅是阿嶽的名字,谷慕,是他父親的名字。每個原住民的父母,都會提醒孩子,你有自己原來的名字,不要忘了,你是屬於山與海之間的靈魂。

《我是海雅谷慕》,這是一個歷經了潮流更迭,產業變遷的阿美族青年,回到出發地的故事;是一個熱愛大地的真摯創作者,看待這個支離破碎的社會的眼神;是一個已臻成熟的音樂人,心裡最想表達的聲音。當流行的聲音越來越表象,這個創造出無數流行經典的歌手,選擇回到出發的地方,用最純粹的作品,關注最深之處。






生活遊走在城市與自然兩端,潮流的服裝裡裝著屬於山與海之間的靈魂
簡單卻充滿力量,犀利又十分天真,張震嶽以大智若愚的透徹開啓一場心的對話

這些年在頻繁演出的空擋,張震嶽去衝浪,登山,騎車環島,用自己的身體經驗每一分自然,每一寸土地。環島與登山讓他能從各種角度看到自己生長的土地,以及其間的人們是如何過著不一樣的生活。衝浪幫助他從自然的欣賞者位置,轉變成真正與自然共處的人。現代人已經很大程度不再依自然的循環度日,城市生活也不需要掌握潮汐與風。他在衝浪這項運動裡面,學習認識海流、認識氣象,認識人在自然裡如何的渺小,該如何順應海浪,才能駕馭海浪。

在這樣的身體力行下,張震嶽回頭看這個支離破碎的社會,遂在這張專輯中發展出兩個面向的關懷,一是人與土地的關係,例如〈跑車與坦克〉、〈別哭小女孩〉這兩首歌裡從不同角度去述說、反省一部份現代人的貪婪與無情、另一部份人面對的失去與疏離。然後在〈我家門前有大海〉這首歌裡,張震嶽用主人的身份以輕鬆的語調,邀請大家來看他的家鄉的美好,不露痕跡的請大家放掉原本的價值觀,進入一個與自然、其他文化和諧相處的土地與人情。這首歌如橋梁般,帶領大家走向張震嶽的另一個關注:人與人的關係。

〈走慢一點點〉、〈上班下班〉 這些歌曲深切道出時間很緊張,環境很壓迫,資訊很緊繃,選擇看似很多其實很少的都市生活裡,人跟人的距離。人們不再追問自己真的想要的東西,而是應該要有的東西,什麼都有了,寂寞卻還是揮之不去;人與人的關係限定在理所當然的名目裡,卻終於再也認不清自己;活著的一切都有理由,卻令人再也無法忍受。

生活遊走在城市與自然兩端, 潮流的服裝裡裝著屬於山與海之間的靈魂,張震嶽嘗試用自己的方式來面對眼見的這些困難,那就是:誠實。他唱出他看到的、經歷的、理解的,並用他天真而慈愛的天性去釋懷、去寬慰。於是我們在張震嶽的音樂裡發現一種很特殊的氛圍,他的音樂簡單卻充滿力量,總是敏銳的道出了情感的要害,卻大智若愚的給予慰藉。

在〈我是海雅谷慕〉專輯中,可以清楚看見張震嶽想保護的事——他從小就相信的價值。對自然的熱愛,對簡單的堅持,對公平的渴望,對信仰的堅定。也可以看見張震嶽的天真——他愛人,相信每個人都值得最好的對待,關注每個人慾望的源頭,認真探索所有情感的流動。

他已經經歷過20年的起落,行走過世界各地,終於踏上回家的路。於是在《我是海雅谷慕》這張專輯裡,張震嶽不只是訴說,而是渴望一種對話,渴望了解他和其他人的關係,他和這個世界、地球的關係。張震嶽在這張專輯裡把自己赤裸的放在所有人面前,從親情、愛情、到社會、自然。他首先唱了起來,並靜靜的等待有人迴響,如同阿美族傳統歌唱中的應答,唱和。他等待,就像這些年,他讓人生與命運經過他的身體他的靈魂那樣,等待人世這異常闊大的山谷裡,在遠方,在近處,有人回應同樣的,發自生命所愛之深處至誠的聲音。

我是海雅谷慕,你是誰?

附錄一 【你所不知道的張震嶽】

阿嶽剛到台北的時候,17歲。雖然還在青澀靦腆的年齡,但已經感覺的到他的寬厚友善的天性。就像所有原住民的孩子一樣,他們的眼神裡,會讓你知道,他是把你當朋友的,是會幫你分擔一些重量的,是不會把自己的重量放在你身上的。他17歲的時候,在當時的唱片圈裡,也許會被看成是一個頑皮的孩子,但是很奇怪的,我們都知道,他沒打算依賴誰,他還在思考,整理,準備創造出一個獨立而堅定的自己。

當兵前的兩張作品,安安靜靜地被忽視著,一個年輕人看著陌生的都市繁華,工業詭譎,我們猜想,也許他正默默地想著,他要挑戰這個巨大的怪獸。於是,我們開始再也不能忽視,後來的張震嶽。

是的,我們都知道的他。印象中,歌曲裡充滿了年輕的叛逆。90年代末期掀起狂潮的兩張專輯,【這個下午很無聊】到【秘密基地】,是他青春正炙的時候。【愛的初體驗】,【改變】,【Free night】,【我要錢】,【自由】一首一首旋律性清楚但是又節奏明確的歌曲,在那個還是傳統保守抒情當道,歌詞裡充滿傳統情愛纏綿的時代,他用街頭小孩看世界的真實眼光,對那個充滿偽善,虛情假意的保守社會,帶來了莫大的衝擊。其實華語的主流歌壇,一直充滿著一種隱晦的道德界線,我們可以說,是張震嶽,打破了這個來自過去戒嚴時代的壓抑氛圍,開啟了一個更接近當代青年生活,更接近底層青年真實心聲的的音樂浪潮。

他也有情歌,但不同於那個時代冗贅的反覆的說明愛情裡的各種懊悔與心情,他單純的語彙,真摯的旋律,更年輕的眼神,讓【秘密】,【勇氣】,【愛我別走】成為至今仍然流傳在青年中的經典情歌,你也可以說,他是第一個用青少年的角度,來表達情意的華語創作歌手。

在前兩張專輯大賣合計銷售超過一百萬張之後,那個單純的青年發現自己置身了一個過去沒有想像過的時空環境,各種吹捧或者甜言蜜語,來自人群或者身邊人的熱切圍繞,其實讓他畏懼與憤怒。他還是那個山上的孩子,希望自己保有單純的眼神,不能理解為什麼世界要因為成名而改變。接下來的作品充滿了這樣的情緒,嘗試改變與逃離。【有問題】專輯裡的【放屁】,【狗男女】說是在批判社會,不如說是一個單純的青年,開始迷惑於都會裡的一切。但在音樂性上,他又對這些五光十色以及荒誕不經充滿好奇,於是他以【DJ Orange】的角度,發行了兩張以DJ身分製作的電音專輯,這也讓他成為第一個兼具歌手與DJ身分的華語藝人。

這個階段的最後一張專輯,是【等我有一天】,你聽得出來,這是一個階段的結束,從一個單純的青年看世界的眼神,走進一個光怪陸離的社會,到決定掙脫這些,開始一段新的苦行,尋找一個新的自己。

這段新旅程的開始,要從他遇到本色音樂的黃靜波開始說起。

那個時候,之前的唱片品牌結束了,網路的時代來臨,一切都在混沌中,唱片業雖然看似仍然擁有昔日的驕傲,但是實質上已經在一個漩渦中開始打轉。阿嶽的音樂事業陷入了停頓,【Free Night】樂團的夥伴們都各自返鄉。這個時候,他遇見了黃靜波,他們決定接下一個馬來西亞發來,不太有人願意去,報酬微薄的校園巡迴通告。因為他們相信,只要有開始,就會往前走。

的確,就從這個辛苦的通告開始,他們開始了一段艱辛但備極精彩的旅程。

2005年,黃靜波自己走到了美國最大的Live House連鎖【House of Blues】的辦公室,告訴排節目的負責人說,美國有這麼多華人,你們應該要排華人搖滾樂團的演出,並且推薦了阿嶽和樂團。這位日後成為全球最大演出經紀公司【Live Nation】總裁的Calvin說,他被黃靜波強烈的意志說服了,就安排了張震嶽在美國【House of Blues】17天內10場的【Kill Kitty】tour,這是史上第一次,華人的歌手,在美國的城市巡迴。雖然沒有場場爆滿,但是的確在許多地方引起轟動。不只是華人,許多華人帶著他們的白人朋友,在巡迴到當地的時候,爭相購票前往。張震嶽和樂隊,在這場演出中,建立了難以言喻的經驗,也從此開始,挑戰了大江南北無數的演出舞台。

長期的挑戰演出舞台,其實也是擴充視野的一段旅程。與其停留在一個停滯的唱片市場中,不如帶著吉他和勇氣走遍四方。在這段漫長的旅程中,從2002年的【等我有一天】之後的五年間,都沒有新的專輯出品,中間僅有一張精選輯和兩張單曲的發行。直到2007年,他發行了【OK】專輯。

經歷了人生種種無常,以及深淵裡的仰望。【OK】專輯裡的歌曲,其實是一個單純的青年,和社會,和命運,也和自己搏鬥的結果。成品裡的歌曲,脫離了少年青澀,開始有了成熟青年的視野。隱藏了最初丟在網路上Demo裡的深沉悲傷,透過風格現代而強烈的編曲,展現出一種都會裡的迷惑,情慾與自省。和Tanya合作,改編自齊秦早期經典的【思念總是一種病】以及【OK】,【很難】,【路口】等多首歌曲,都成為當代都會風格的經典作品。有心的聽眾應該會知道,阿嶽已經在經過所有的歷練之後,成為一個在人生和音樂上,都自成天地的音樂人。而這張專輯,也成為中國大陸當年度的全年銷售冠軍

其中最特別的一首歌,是【再見】,這首明顯是來自原住民感情的歌曲,在中國大陸的大街小巷被傳唱,引起的轟動出乎意料之外。但是也預示了,阿嶽回歸到本質,回到出發的地方的心意。

【縱貫線】,一段旅程。

2009年,一個史無前例的組合【縱貫線】開始了長達52場的巡迴演出。他之所以史無前例,是因為他不是一個一般的拼盤演唱會,而是真正由幾位風格截然不同,但都各有樂壇地位的音樂人,共同組成的樂團。引起的轟動,喧騰一時。
在這其中,張震嶽資歷最淺,卻意外的貢獻了最多的創作。阿嶽的經紀人,同時也是【縱貫線】的主要推手黃靜波回憶時表示,這也許是阿嶽原住民天性裡的自然自在,可以融入融合的天性,或者是阿嶽年輕無懼的創作心態,讓幾位大哥,都可以在他的音樂中,愉快的再加創作,改寫,融入自己想要的風格。

但是這個過程中,阿嶽也經歷了人生中最漫長的演出之旅。是他學習最多,觀察最多,也是離鄉最遠的旅程。遠離了他熱愛的大海與山野,在不熟悉的城市裡,在不間斷的航程中,我猜想,那個心理的大海,開始比過去,更明確的佔據了地位。

他究竟是一個屬於大海與山野的孩子,他最終會回到那裏。

【大地的孩子】

阿嶽和葛民輝共創的,引起很多矚目的品牌【WNP】,其實阿嶽最早的想法,名稱是【Wawa No Pangcah】,是大地的孩子的意思。Logo的設計是兩把交叉的鐮刀。阿嶽曾經說到,番刀,是每一個原住民都要擁有的東西,他象徵了你真心希望保護的事。

【我是海雅谷慕】專輯中,可以清楚看見阿嶽想保護的事—他從小就相信的價值。對自然的熱愛,對簡單的堅持,對公平的渴望,對信仰的堅定。

所有這些他堅信不移的價值,其實在這段時間中,也帶給他很多考驗。


所有標籤

民謠 Folk Guitar 生活 愛情 輕快 溫柔 LOVE 反戰 輕鬆 原住民 找回自己 社會 happy relax 都市 輕柔 關懷 分離 社會關懷 無懼 新聞報導 舒服 地球 假日 自由 博愛 流浪 冷漠 單純 忙碌 盲從 擁抱 人生無常 不在乎 厭倦 張震嶽

文 / 咪咪大師
遊走在故鄉東台灣和貪婪夢想的北台灣之間,他讓出生、長大的海洋記憶,巧妙地稀釋了城市的醜惡。他著實是個窩在人口百萬的城市,卻無時不想著如何能重回杳無人煙的浪子,一個皮膚黝黑、嚮往無所事事的大海的孩子。... 繼續閱讀〉

大家也一起買了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