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黃子佼談音樂節目主持:二十年來,問題一樣是沒有收視率。

今年 3 月初,大港開唱倒數二十天之際,主持人黃子佼宣佈參演大港開唱的消息,一夕間引起熱烈討論。單從該篇大港開唱宣布黃子佼參演的貼文即可發現,多年來他對實體音樂的支持,是唱片從業人員有目共睹的。 經常代表「好有感覺音樂」在音樂祭擺攤、販售實體唱片的郭哥便留言提及:「眾多主持人中,佼哥其實是很挺獨立音樂及實體唱片的,在節目中都會幫忙介紹與分享。」閃靈 Freddy 也提到,佼哥每次都會自己買閃靈的專輯,「據說連團長超限量寫真集都有收!」 僅管回顧大港開唱的歷史上,有各式各樣的演出活動,各門各類的表演者,可對於大港以及黃子佼兩方來說,這次的合作仍是十分新鮮而充滿未知的。去年發行首張專輯《Live & Life》的他,在訪問裡明示,大港的表演不只會唱歌,也會說說故事;針對音樂祭的性質調整,自己的專輯反而不是太大的重點。 這樣的回答包含謙虛與專業認知。主持數十年,數十種音樂節目、比賽、典禮的經驗讓他清楚,在這樣的場合裡,主角應該是好音樂。然而,身處主流電視圈的他也最明白,在台灣的媒體環境要推廣音樂是何等辛苦——不僅音樂類節目收視率難有起色、獨立音樂也難入主流媒體視野。 他能做的,是自己買專輯自己放,有機會就在節目裡放不一樣的歌;或以主持技術,為音樂節目、典禮貢獻己力。 因為愛聽歌,所以接金音獎、原創音樂大賽的主持甘之如飴,不論工作再忙或預算有限也割捨不掉。黃子佼自認對各種音樂都沒有偏見,也相信愛音樂的人,視野與心胸都是寬大的。在大港開唱行前,我們願與他聊聊這幾年主持音樂節目的心情與觀察。 Q:當初收到大港開唱邀請的過程與心情是? 一開始收到的時候很開心,因為這是我音樂祭的初體驗。加上高雄現在就很熱門嘛,能夠去沾沾光挺好的。可是下一秒就有點忐忑,畢竟大港的藝人風格比較特別,儘管有些跨界的女神,但整體來講還是偏向獨立音樂與搖滾為主,雖然有不同的舞台。因此也稍微猶豫了一下。 不過我還是相信,喜歡音樂的人,視野跟心胸都是寬廣的,面對不同類型的表演者或風格。當然,針對這樣子的舞台,我也會在表演的內容上做一些調整,有別於一般的商演或者是尾牙、春酒。 Q:《Live & Life》歌曲風格非常豐富,不是單一的樂團編制能夠全數表現的。十分好奇大港當天的表演會是什麼形式呢? 我們的表演模式是找一些跟我很有關係的音樂人、樂手老師,講講故事,唱唱歌,尤其是對於獨立音樂這塊自己的喜好,反而自己專輯的歌未必會多做渲染。 Q:今年的大港演出名單,自己會想看哪幾組樂團/音樂人? 自己滿想看落日飛車還有恆春兮! Q:曾主持過數屆的臺灣原創音樂大獎、金音創作獎等,這類會接近獨立音樂創作人的場合,您的主持功課會特別專注在什麼面向上? 主持金音獎或原創音樂大獎,我覺得這個順序應該是倒過來的。它們都不是新的獎,多年前也都是別的人在主持,尤其是原創。 金音基本上我是伴隨著它一起成長的啦,可是我認為他們會找我,應該都是觀察到,在主持的領域中對於 indie 的獨立音樂發展,或者是好奇心,我想我是頗為自主性地出擊和參與的。從最簡單的買 CD,到我當年辦音樂雜誌的時候,不單單只會介紹郭富城、許茹芸,也會去挖掘日本的街頭藝人、素人,或者是要求我們的記者,要報導獨立發行的電音作品。 一路以來我的電台節目也一樣,不可能只播蔡依林、周杰倫,也用大篇幅的節目時段去介紹很多,不論是國外 low-fi 的音樂,或者是獨立小眾的。我想就是因為這些性格讓主辦單位邀請我去主持。當然這也是一種跨界啦,畢竟這一類的音樂人呢,有的很低調,有的很害羞,有的狠酷,所以在活動的進行上面可能需要相對的,不完全是那一掛,但是可以稍微平衡氣氛的主持人吧? 因為假設這麼大的活動,還是找同溫層的人主持,他就會非常的流於「自爽」,或者是在主持的經驗上面,駕馭不了這一些性格詭譎的創作音樂人。我猜是因為這些原因啦。 但反過來講,我自己也是有反骨性格的,總是做主流歌手的記者會,或早年做了一些歌友會到這幾年的粉絲見面會,當然還有三金,都相對是大眾主流。總覺得好像自己有一些能力,應該去照顧一下不同族群,貢獻一下我的職業技術。 另外也是好奇,因為本來就喜歡聽嘛,可是一定有遺漏。我舉個例子,像我就因為金音獎的關係,認識了邱比、認識了槍擊潑辣,我都好喜歡他們的音樂喔!可是在娛樂新聞上面,更不用說電視新聞、主流媒體、多數的電台節目根本是 follow 不到這些作品,而偏偏我是處在那個環境。 有時候上網買 CD 也會遺漏,逛唱片行會遺漏,所以我自己也收到很多新的養分,並且找到新的菜。所以提到這兩個活動,正是近幾年我割捨不掉的。不論工作再忙、它的預算有限等等,我都還是非常樂意去參與。尤其是原創,每一年都是六個小時,非常恐怖,很硬啊。不過所得到的那種養分真的是無價。 主持功課的面向喔,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功課了,因為我從小還沒入行開始,我就是左手聽金瑞瑤,右手聽羅大佑、李恕權。一下聽劉文正,一下又聽楊林,對我來說那不是功課,那就是一種自助餐性格,什麼都想嘗試一下。冷門的,熱門的都會去接觸,喜不喜歡是一回事,對我來說它就是一種興趣,已經不算功課了。 黃子佼在2018年主持金音創作獎時,曾帶領入圍新人獎的樂團一同主持。 Q:從「音樂報報」、「元氣唱片行」到「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樂團新勢力」,您有超過二十年的流行音樂類節目主持經驗。依自己的觀察,認為現在的流行音樂類節目遇到的挑戰是什麼? 做音樂類節目的話,其實老實說,一路以來,不管是早期的「音樂報報」或者是到去年的「樂團新勢力」,可能中間已經隔了二十年了,其實問題是一樣的,就是沒有收視率啊。就是早期這些節目也是電視台力挺,但是它的收視率可能比陶晶瑩的娛樂新聞差五倍,所以最尷尬的事情是,它(這類節目)終究還是一個娛樂性不高,然後不管是資訊還是表演,音樂性很強、資訊性很強,可是對於以收視率為王的市場來講,是非常辛苦的。 因為收視率的考量是所有的觀眾嘛。它可能從四歲到四十幾歲一起來做評比,當然我們相對很容易吃虧。可是也沒辦法,總還是要有人做啊。這也是我一直很病態的地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可是我們不做,那誰做呢?或者是別人做,會不會把它做的零零落落?我自己給自己的一個壓力跟期許。 到現在網路的發達也不錯,大家自己上網找音樂,那我們現在的心態也就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好像是打開大家的視野看世界,現在的心態是提供一個相對主流的舞台,讓很多不同的音樂人可以表演。 有些歌手可能永遠上不了跨年晚會、三金典禮,但是是不是還有節目可以讓他們唱歌、秀一下、拓展一下,走出舒適圈跟同溫層,看看能不能吸收到別的觀眾?對他們來講也可能是個新的里程碑,除了在小型 live house 或音樂祭表演,能不能到一個可能上一秒是蕭敬騰,下一秒換成他們的舞台。 這種感覺也不錯,就是融合啦。我本來覺得不要太分敵我,假設都愛音樂。事實上現在也有很多 crossover 的邀歌,大家跨來跨去也挺好的。所以在所謂相對主流的電視媒體上面露個臉,有人不小心看見,或者是被家鄉的媽媽長輩看到,「喔,金歡喜」,這也是一種功德啦。現在做節目的心態比較是這種感覺啦,當然收視率還是一個無法突破的障礙。 Q:看到最近幾隻 MV 裡的佼哥和主持時的佼哥頗不一樣,很少看著鏡頭演唱的畫面。直到現在,唱歌對您來說是不是還是很緊張的事? MV 沒有對鏡頭的畫面應該是導演的想法吧,這個剪接我是沒有參與的,也許就是換一個邏輯,因為主持的時候總是面對著鏡頭,唱歌的時候他可能希望我換個身分,就像我瀏海會換一邊的道理。 唱歌當然會緊張,可是主持也是會緊張。但那樣子的緊張並不是害怕,而是未知。 就像我上台主持前,我也不知道今天來的記者或觀眾心情如何。尤其像三金典禮更恐怖,(幕)打開來,台下都是入圍者、家屬或者是他們的粉絲,基本上沒有一個人是衝著你來的,那個壓力很大,都會緊張。 那唱歌的未知在於說,音響啊、喇叭啊,每一場都有不同的可能性。因為我還沒大到可以帶自己的音控人員嘛,所以就會很緊張。台下觀眾的反應也是,有些是很熱情,有些是很冷靜。這種緊張都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有太多不可控制的因素。 表演這一塊我認為只要做好準備就不會害怕了,比較難控制的是觀眾的心情、反應,以及他們會不會願意聆聽你的作品,或者是你的論述。這些是令人比較緊繃的一面。至於 MV 真的就是意外吧,可能導演就覺得看鏡頭不適合。 黃子佼將於 3 月 24 日 17:40 的卡魔麥舞台登場。

2019/03/18

2019 大港開唱行前總複習!獨家暖身歌單

搖滾男女注意!2019 大港開唱 x TOYOTA 即將於 3 月 23、24 日於高雄駁二啟航,鳴笛即將響起,你已經安排好想看的團序、練好要在現場大聲合唱的歌曲嗎? 倒數一週,先來聽聽由街聲推出的「2019大港開唱 獨家暖身歌單」,跟著康士坦的變化球、落日飛車、HUSH、吳卓源、淺堤、美秀集團、Leo王一起拉筋暖身,更別忘了把「2019大港開唱 獨家暖身歌單」收藏起來,運用專屬編輯功能排序,搭配你的看團順序,或添加你專屬的心頭好! 情境歌單,不間斷更好聽:全部播放請點這 把情境歌單放入手機:街聲 Mobile APP 結合台灣本土特色和高雄海港風情的「大港開唱」今年大港力邀香江娛樂泰斗「泰迪羅賓與柳暗花明樂隊」、日本騷搖滾天團「女王蜂」、日本R&B創作新聲「向井太一」、台灣首演日本超人氣樂團「Mrs. GREEN APPLE」、生活系金屬樂團「打首獄門同好会」等多組國際級嘉賓,還有如台灣優質演出者創作才子「HUSH」、鄉民老婆「Julia 吳卓源」、創作歌手「鄭宜農」最原汁原味的在地創作者。 這次還有多組超過份的大港限定演出:浪子回頭四金組合「茄子蛋 ft. 吳朋奉」、「IC / BC」(INFERNAL CHAOS + Beyond Cure)、「少年吔,安啦!」(拍謝少年 ft. 安溥)、「落日飛車 ft. 9M88」⋯⋯多組令人驚喜連連的組合,已經準備好登台,搖滾男女們準備好一顆搖滾的心,我們要風起雲湧地出航啦! 更多消息,請密切關注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2019/03/18

SXSW演出總監James Minor 現身台灣館挺「台灣之夜」演出

擁有 32 年歷史,結合電影、音樂、新創科技等全球產業指標內容的「美國南方音樂節」(SXSW),2019 年 3 月 8 至 17 日,於美國德州奧斯汀正式展開。 令人興奮的是,今年台灣音樂人參與 SXSW 的組數非常多,除隨文化部影視及音樂產業局的海外音樂推廣計畫 Taiwan Beats 前來的六組音樂人如:邱比、I Mean Us、茄子蛋、激膚、The Fur. 及大象體操;還包括單獨受邀前來演出的草東沒有派對、大支。其中,I Mean Us 更在行前入選 NPR 主理的「The Austin 100」官方推薦歌單,為台灣音樂第一人。 Billy Drummed 與 Tofu 合作台灣館開幕式壓軸演出 在 3 月 10 日,音樂活動正式展開前一日,台灣館也於奧斯汀展會中心(Austin Convention Center)正式開幕。不同於過去單打獨鬥,今年文化部也首度與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合作,組隊參與 SXSW,聯合設攤。台灣官方顯然十分重視此行,文化部次長丁曉菁不僅親自出席主持開幕式,期許這次能「把台灣誇領域的能量集結起來。」借鏡 SXSW 從音樂節衍伸至跨領域交流盛事的文化策略,此行也預計拜會奧斯汀市市長,連結合作可能。 展示台灣音樂能量的台灣館,以 Taiwan Beats 為主色,展示了金曲獎、金音獎的入選作品合輯,以及演唱會互動科技螢光棒;並有輪播的台灣音樂場景英文動畫介紹。中小企業處副處長胡貝蒂在致詞時更帶頭喊:「我們來自哪裡?台灣!」駐休士頓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陳家彥也前來祝活動圓滿。 特別的是,作為 SXSW 的高層負責人,演出總監 James Minor 也驚喜現身開幕式,為台灣遠到而來表示興奮,致詞最後也不忘提醒大家,在 3 月 13 日的 Elysium 場館有台灣之夜的演出,歡迎大家前去參與。SXSW 台灣館的開幕式,最後在 Billy Drummed 與李明道(Akibo)設計的 Tofu 機器人合作互動科技 DJ 秀中結束。 SXSW演出總監James Minor特地現身台灣館致詞 除了音樂,今年台灣共有 3 部 VR 作品入圍 SXSW 虛擬電影單元(Virtual Cinema),分別是 HTC 作品《5×1》中由趙德胤執導的《幕後》、與法國合製的 VR 動畫《Gloomy Eyes》,以及綺影映畫臺法合製 VR 電影《囍宴機器人》。另外徐漢強導演更獲美國國務院「美國電影薈萃」(American Film Showcase)專案贊助,受邀參與講座。 SXSW 的音樂競爭激烈,從 11 日開始將有上百組音樂演出,中國、泰國、日本、韓國作為重要的亞洲音樂輸出國,也都安派了自己的主題性、團體戰的 showcase 演出。與台灣同在 13 日夜間對打的韓國「Korea Spotlight」便祭出了 YG 旗下男團 iKON、I.O.I 單飛女歌手金請夏、電子組合 Hitchhiker 與古琴後搖團 Jambinai 等多元名單。

2019/03/11

HIGHER BROTHERS三度來台 4月Legacy Max躁動開唱

來自成都的四人嘻哈組合 HIGHER BROTHERS(更高兄弟),相隔兩年將於 4 月三度來台開唱。不只將中國式嘻哈唱到全亞洲,連嘻哈發源地美國本土的嘻哈人士都對他們的音樂上癮,接到邀約與許多美國大牌饒舌藝人合作。兩年前首次台灣專場演唱會,門票完售令人見識到他們跨越語言與國界的嘻哈饒舌魅力,今年將三度來台開唱,再次躁動台灣嘻哈樂迷的心。 (Live Nation Taiwan提供) 由馬思維(MaSiWei)、丁震(DZKnow)、楊俊逸(Psy.P)和謝宇杰(Melo)所組成的 HIGHER BROTHERS,來自四川成都饒舌廠牌「說唱會館」。於 2015 年首次發布的〈海爾兄弟〉一曲為起點,引爆中國嘻哈圈。善於運用巧妙的押韻和誇張卻接地氣的比喻手法,HIGHER BROTHERS 的歌詞總是令人印象深刻,在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獨樹一格的饒舌風格與吸耳的 Trap 元素,更讓他們被海外歌迷譽為中國的 Migos。 繼 2016 年發行首張同名 mixtape《HIGHER BROTHERS》,2017 年發行專輯《BLACK CAB》讓更多人注意到他們,除邀請到和肯恩伊斯威特合作過的大牌製作 Charlie Heat 操刀,甚至大部分歌曲的 hook 都是用英文演唱,為他們吸引許多海外粉絲。其中收錄充滿濃厚中國風的〈Made In China〉洗腦度破表,在 YouTube 狂攬千萬點閱率,連老美都留言說讚。 HIGHER BROTHERS 於 2019 年推出全新專輯《FIVE STARTS》,專輯名稱「五星」除了有中國文化的意涵之外,更是向世界宣告 HIGHER BROTHERS 的音樂作品絕對是五星級最高品質。專輯發行同時也宣布全新巡演「恭喜發財 WISH YOU RICH」將於 3 月自成都出發,從亞洲起跑,包括北美、歐洲等全球的首發巡迴站點中,少了台灣一站,讓許多粉絲大呼可惜。所幸在台灣主辦單位 Live Nation Taiwan 努力爭取協調之下,如今確定增加台灣站,門票將於本月 17 日早上 11 點於 ibon 售票系統開賣,粉絲們準備搶票躁起來! (Live Nation Taiwan提供) HIGHER BROTHERS 2019 恭喜發財 WISH YOU RICH 世界巡演台北站 演出時間:2019/4/18 (四) 8PM 演出地點:信義劇場Legacy MAX 演出票價:Live Nation 會員預售:NT$1,800;一般售票:NT$2,300 發售日期:2019/3/17 (日) 11AM 全台 ibon 售票系統開賣 詳細節目及購票訊息請見 www.livenation.com.tw 全區皆為站席,入場時將不依序號整隊,請以排隊入場。且為人身安全起見,七歲以下與身高未滿110公分及孕婦請勿購票入場。 **入場嚴禁任何形式的後背包,並須配合嚴格安檢,相關規定與詳細辦法請關注Live Nation Taiwan官網與臉書

2019/03/11

戲院裡的樂團現場 大象體操、厭世少年、The Fur.⋯⋯玉成戲院Live Sessions上映中

錄製出 LEO37、I Mean Us 等多張獨立音樂重要專輯的的「玉成戲院錄音室」,將於 2019 年 3 月起開始播出 Live Sessions 節目 CINEMA SESSIONS,預計參與者包含:椅子、I Mean Us、水源、大象體操、厭世少年、海豚刑警、熱寫生、The Fur.⋯⋯等 12 組樂團。 節目名稱的「CINEMA」一詞來自玉成戲院錄音室的前身——玉成戲院。40 年前,玉成戲院是台北松山、南港地區首屈一指的中大型戲院,在多年荒廢後,經由錄音師 Andy Baker 一槌一釘改造,重獲新生成充滿獨特魅力的錄音室,同時保留電影院的空間結構及音場效果。透過 CINEMA SESSIONS,玉成戲院錄音室將帶你聽見戲院裡的樂團現場! 為什麼要做 CINEMA SESSIONS? CINEMA SESSIONS 的節目主理人,除了錄音室負責人 Andy Baker 外還包括影像創作者 Alulu。兩人共同選團、選歌,掌握節目的聲音與影像成果。Andy 將他三十年的音樂品味與製作技術,表現在 CINEMA SESSIONS 的聲音成果中;擔任導演的 Alulu 擁有十年的影像創作經驗,在台灣音樂圈累積許多作品,願透過鏡頭與畫面,傳達他對樂團現場的想像。 CINEMA SESSIONS 音樂總監 Andy Baker 與導演 Alulu(CINEMA SESSIONS提供) 談起 CINEMA SESSIONS 的計畫初衷, Andy Baker 表示,移居台灣十年期間,自己一直進行著錄音、混音與後製工作,對許多作品印象深刻,深知這些充滿天賦與實力的樂團,如果沒有在嶄露光芒的時期留下紀錄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他也相信這些台灣音樂值得被更多人認識。 什麼是 Live Sessions? Live Sessions 強調音樂的現場性,包括演出當下的聲音或影像紀錄,這在歐美一直是傳播音樂的重要形式。隨著影音串流技術的成熟,具有良好影音品質的 Live Sessions 成為在數位音樂之外,獨立音樂對更多大眾展現自身個性的方式之一。國外代表案例包括:KEXP、Audiotree、NPR 的 Tiny Desk Concert、乃至 MTV 的不插電現場等;它們的錄製空間、方法各具特色,宛如線上 live house,有些還會帶入主持人訪問橋段。 Live Sessions 往往以「同步錄音」方式進行,對樂團的演出技巧與默契有一定門檻的要求。在玉成戲院錄音室進行的 CINEMA SESSIONS,同樣以「同步錄音」為特點,綜合 Andy 對於類比聲音的品味,把不同樂器位置安排在錄音室各個空間中,利用不同的音場特色,達到最佳的錄音效果。 十二組台灣代表樂團加入 CINEMA SESSIONS! 玉成戲院錄音室早在 2018 年便開始進行 Live Sessions 計畫,先行邀請鱷魚迷幻、漂流出口、非人物種、落日飛車,以及尚未公開的等等 The WAiiT、茄子蛋共 6 組樂團參與,而這次正式推出的 CINEMA SESSIONS 將會有 12 組台灣代表樂團加入。 2018 年參演 CINEMA SESSIONS 的鱷魚迷幻(CINEMA SESSIONS提供) 2018 年參演 CINEMA SESSIONS 的漂流出口(CINEMA SESSIONS提供) 2018 年參演 CINEMA SESSIONS 的非人物種(CINEMA SESSIONS提供) 2018 年參演 CINEMA SESSIONS 的落日飛車(CINEMA SESSIONS提供) 今年 CINEMA SESSIONS,打頭陣分別由「I Mean Us」與「椅子樂團」,將分別於 3/8 與 3/15 正式公開,每組樂團將拍攝兩首作品,外加幕後訪談,預計在 2019 年 3 月起,於官方 YouTube 頻道及台灣 LINE Today 上架播出。後續更將與 StreetVoice 合作發行數位合輯,讓這次的 Live Recording Version 成為樂迷們手上的獨特作品。   I Mean Us(CINEMA SESSIONS提供) I Mean Us(CINEMA SESSIONS提供) I Mean Us(CINEMA SESSIONS提供) I Mean Us 與 Andy Becker 討論錄音細節(CINEMA SESSIONS提供) 椅子樂團(CINEMA SESSIONS提供) 椅子樂團(CINEMA SESSIONS提供) 椅子樂團(CINEMA SESSIONS提供) 椅子樂團(CINEMA SESSIONS提供) 本次節目推廣為了將台灣音樂輸往海外,特別與泰國最大的音樂社群平台 Fungjai 進行宣傳合作,透過網站專輯及社群推播的方式,向東南亞樂迷介紹這些來自台灣的好聲音。一直致力推廣東南亞獨立音樂的 Fungjai,也希望透過這次的合作,持續加深與台灣樂團及樂迷的交流。CINEMA SESSIONS 期望在滿足台灣樂迷對 Live Sessions 內容的品味與期待之外,更能面向國際,讓台灣的好音樂被更多人知道。 CINEMA SESSIONS 陣容堅強,更是專業錄音室成音品質,錯過可惜!立即訂閱【CINEMA SESSIONS】YouTube頻道!

2019/02/25

【專訪】選秀是我的復仇:李友廷

「聲林之王」前,李友廷早拿過李吉他、政大金旋獎等比賽冠軍,甚至被陶晶瑩找去華人星光大道比賽。曾在螢光幕前閃亮一時、簽進主流唱片公司,李友廷的星途卻未就此順遂。 曾風光的男孩新聞就停在 2015 年底,再次連名帶姓被媒體大肆提起,已是三年後另一檔節目。 選秀是我的「復仇」 聲林之王初登場時帶著企鵝面具,面具下的男孩眼神有點游移,舉手投足有些緊張。一拿起吉他,眼神變得堅定,溫柔的歌聲加上帶點抑鬱氣質的外型,圈了不少少女粉絲。幾場比賽中演唱的自創曲獲得林宥嘉、蕭敬騰等人的好評,到了總決賽一曲〈誰〉更賺了不少歌迷的眼淚。推翻多年前對他的「陽光男孩」印象,再次回到選秀節目的李友廷不一樣了。 人生坦途成於選秀。他坦言會再次參加比賽,純粹是為了宣傳去年底發行的 EP。過程中也曾萌生棄賽的念頭,最終還是撐到總冠軍,成了李友廷精彩的「復仇」。28 歲回首一切感想竟是:「現在的我更有籌碼了。」 參加選秀是李友廷的「復仇」。經歷被唱片公司冷藏的日子,他的眼神變得現實世故,知道若沒有知名度,便談不到音樂上的投資。這位「被公司獨立」的歌手一度自力救濟,四處找音樂人合作、在 StreetVoice 上放歌,竟也累積不少聽眾,舉辦過多場小型 Live 演出。 在「聲林之王」後贏得大眾喜愛,也贏回公司關注。李友廷談起這場勝負,語氣意外平靜:「我對比賽還是很有得失心。我不喜歡輸的感覺,但我能調整我對『贏』的定義。」 「我指的『贏』並不是說這個賽事的輸贏,而是整場比賽下來真正的獲勝。」他不想要自己的第一張專輯,得在沒有資源的狀況下拮据地弄了。他要成為一個人,「成為一個大家願意投入資源進來,可以完成我想要的作品的人。」 電視節目錄影與 Live 表演畢竟是兩回事,儘管事前做了心理建設,李友廷坦言比賽前半階段仍然相當痛苦。痛苦的來源是於自我定位,平常經營的成果來到比賽舞台上就全部歸零;以及配合節目所需的製造的效果等,常讓這個不習慣鏡頭的男孩吃不消。 處女座的他對自己的要求極高,面對事前準備絕對要 120 分的充足,回想某一場與李聖傑的合唱賽,少了吉他的掩護,與急促的練習時間,幾乎再次壓垮好不容易重建的信心。 提起多年前沒比完的選秀,李友廷心中沒有遺憾,知道自己的不足,也慶幸當時的經驗讓他更了解要成為有力量的音樂人,需要具備些什麼。「如果沒有這些年的耽誤,我不會懂得怎麼去替自己談判,把握住真正機會來的時候。」 我寫的歌不一定都適合我唱 「我常常寫完一首歌後發現,天啊這首歌我唱也太難聽了吧,但好適合OOO唱!」像是與謝孟庭合作的歌曲〈喜歡〉,在完成的當下李友廷就決定要找她合唱,看過幾次瑪啡因的演出,腦中浮出第一人選就是謝孟庭。 「我不是特別會唱歌的人,跟很多人比起來我的唱功也不夠好,但我在寫歌的時候不考慮這個,寫出來的東西不是一定都適合我唱。」很早就明白自己不是天生會唱歌的人,於是李友廷靠著練吉他跟學習編曲、創作來補足音樂上的劣勢。 談到創作,鏡頭前含著帶著心事、有些憂鬱的男孩,神情多了些開朗,講解一些細節時更生動的打起節奏。相對於剛見面時的拘謹,專注回到音樂上,李友廷的肢體也不那麼緊繃了。 想起第一次嘗試創作是在高中,還不會任何樂器的他,用 Nokia 手機將隨意哼出的旋律錄起來。多年後這些旋律被好好保存著,有些也放進了尚未公開發表的作品內。經過多年,李友廷理出了一套創作習慣,先確立好一個主題,描繪好曲風,再開始動筆。 近日在 StreetVoice 排行榜上久居的新歌〈直到我遇見了你〉,也是這樣來的。幾年前練團時,李友廷不經意的唱出了副歌的旋律,也訂好 demo 的主題叫〈John Deep 〉。橫跨了四個年頭,總算片片斷斷的寫完了它,卻因為一直不滿意編曲而不想發表。直到某天再次練團,鼓手給出了一個將 hi-hat 往前的節奏,靈感隨之而生,編好吉他的旋律,定調了現在聽見的樣貌。 總決賽演唱的〈誰〉,寫的不是李友廷自身的故事,是初次嘗試透過別人的眼睛看世界,在立定「渴望被找尋」題目下的發揮。創作當時李友廷正遇到瓶頸,發現太自我的創作無法讓聽者產生共鳴,也讓他更審視自己的作品不該自溺,簡單白話才能被理解。 保持一定的流行性 小時候某次爸媽激烈爭吵,遲遲不願意和好。於是他與哥哥用計將父母各自騙到電影院,四人一同觀賞《命運好好玩》,電影講述男主角亞當山德勒意外獲得一把操控人生的遙控器,卻在追求名利的同時忽略了家庭,最後在將死之前利用遙控器回到過去,決心好好與家人相處。 電影結束後四人哭成一團,所有不愉快也一消而散。在這事件之後,李友廷忽然明白:「任何形式的創作,都是為了要在正確的時間去感動一個人。感動的過程不應該受限於題材本身、或藝術的高度、製作的規模等。」 他相信音樂本身不用被抽象的「深度」評斷好壞,創作的理由也並非在展現自己的音樂品味。他要求自己的作品白話,要保持一定的流行性,讓音樂裡想傳達的意念容易被理解。期待聽眾也像當年坐在觀眾席被喜劇電影拯救的自己般,被他的音樂救贖一次。 簽進主流公司,卻走著非主流的路,李友廷不想被世俗的定義侷限,會介意被掛上主流還是獨立?他聳聳肩,一句「隨便他們怎麼貼(標籤)吧!」把標籤留給他人去吵,他只想專心於音樂,投身在創作上。 人生的下一個章節,是現正準備中的新專輯。訪談的前幾天,李友廷才與專輯統籌陳建騏開完專輯會議,也透露將會與許多厲害的音樂人合作,對於接下來的挑戰充滿期待,語氣難掩興奮的情緒。 他明白最低潮的故事已經翻頁,塞翁失馬的樂觀也支撐著他度過,儘管學會世故,在音樂裡也仍然保持理想。他笑著說等自己賺夠錢,年邁的時候,還想組一個純演奏樂團,而且曲子絕對不會太艱難,要連學生都可以 cover 的程度! 番外篇 訪談到尾聲,李友廷顯得自在許多,印象中的陽光男孩氣息仍在,趁氣氛正好之時,趁熱問了幾個輕鬆的問題: 吹:聽說以前在學期間曾組過一個樂團,後來怎麼沒繼續呢? 李:大四時我曾組過一個樂團,名叫 one year。團員們個個在結束大學之後有其他的人生規劃,決定在這最後一年的時光裡追逐音樂夢,因而組團。當時擔任主唱的,是現在當紅的插畫家 debby woo,而另一位馬來西亞團員 Postive Zero 現也在 StreetVoice 尚有數首創作,現在唯一在合作的只剩 Bass 手。 吹:剛剛談到家庭,聽起來家人對你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情感支柱,有寫過給家人的歌嗎? 李:有啊!我有寫過給阿嬤的歌,還是台語的。但是後來想想真的太白癡所以就沒有發表,就是這樣唱的(開始哼唱)⋯⋯ 吹:有沒有非常想要合作的音樂人? 李:許哲珮!我很喜歡她,是非常吸引我的創作者。如果可以的話,新專輯希望可以邀請她一起合作。哎呦我想合作的人太多了啦,會不會到最後變成一張「feat.」專輯⋯⋯(笑) 吹:聲林之王中的企鵝角色是自己選的嗎?你覺得自己最像什麼動物? 李:不是欸,是經紀人叫我選的,因為企鵝的面具最容易製作。我覺得我最像蛇,除了生肖也是屬蛇外,還有蛇的那種神秘感吧,我也是想保持神秘感的人。 吹:可以分享一下你最近的播放清單嗎? 李:我聽很雜欸!等等我滑一個最政治正確的頁面給你。

2019/02/19

9m88與馬念先合作〈你朝我的方向走來〉 MV向《黑色追緝令》致敬

2019 年情人節主題新歌很多,9m88 與馬念先合作新歌〈你朝我的方向走來〉特別驚喜。 從春節尾身一張捲髮身影照的暗示圖,許多人都在猜,幽默怪誕、風格放克的馬念先是不是要和 9m88 合作。沒想到猜測成真,兩人還在數日內釋出好幾張搞笑合照,大展「4 種情人節的無厘頭浪漫法」為新歌上線加溫。 (圖片取自9m88臉書) 隨著電台首播、數位上架,〈你朝我的方向走來〉也在今(2/14)晚釋出的最新 MV 致敬電影哏,更讓人眼耳一亮! 9m88 表示,會有這次合作,起因於林柏宏與簡嫚書主演的愛情喜劇片《真愛神出來》。負責做配樂的馬念先,透過一首〈你朝我的方向走來〉唱出戀愛男子的心境,同時也願有女方的回應,於是找上 9m88 參與寫歌。歌詞一段「充滿愛的大平台」已悄悄暗示歌曲是在 2016 年末、2017 年初寫成。 遙記當時聽見合作編曲家 Yusuke Hatano 隨口哼唱的 demo,英文歌詞唱到「physical」,令 9m88 聯想到愛情裡親密的肢體接觸,並延伸寫下押韻詞「digital」。她靈機一動,建構出這首歌的核心精神,期許大家「丟掉手機,get physical,製造 magical」,不要在情人節也繼續科技冷漠另一半。 〈你朝我的方向走來〉由與 Leo 王、鄭宜農合作過的導演郭佩萱製作,在深夜借了二輪戲院場地拍攝,並找了許多素人臨演來客串。從晚上十點到早上十點,熬夜連拍十二個小時頗讓 9m88 體力大煎熬,可想起那天一起拍戲的朋友們仍感到可愛,依著導演做各種即興互動,9m88 說:「大家有種天然萌跟尷尬,我覺得很喜歡。」 MV 末段舞蹈致敬《黑色追緝令》與《拿破崙炸藥》,兩人分飾多角。9m88 佩服馬念先是渾然天成的戲子,每個角色都演得襯頭,自己演技根本超菜。 9m88 最後透露,新專輯正在收尾階段,很期待盡快跟大家見面,過程辛苦但一切滿意:「新專輯也是因為自己找人合作,自己要去跟別人談發行,還是以獨立製作的思維去完成所有的事情,必定會花一些時間。目前為止我還蠻滿意專輯裡面的內容,很喜歡,請大家務必要鎖定一下。」

2019/02/14

【專訪】一位唱片設計師的說話之道:方序中

方序中是設計師也是樂痴。不只愛去 live house、音樂節,其「究方社」工作室還會播整天的音樂。從華語金曲到當代獨立音樂新秀:老王、草東、甜約翰⋯⋯41 歲的他都認識,去 KTV 還會點〈買榜〉來唱。 2018 年底,方序中與一群台灣的知名設計師自辦「設計盃紅白歌唱大賽」。那比賽至今竟已三屆,回憶那晚包廂塞滿人,由 HUSH、陳建騏、葛大為擔任專業評審,紅白兩隊隊長各派一人出馬參賽:有人拿大聲公唱〈黑色柳丁〉,有人勁歌熱舞;他自己則選唱永邦版本的〈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拿到特別獎,被評審團讚許唱得有感情。 做唱片設計,與音樂人評審自然有私交,去年他才幫 HUSH 完成《換句話說》專輯視覺還弄了一個展:林森北路「濕地」地下一樓燈昏暗,觀眾持夜光手電筒進場如遊歷夢中。方序中與 HUSH 領著記者們一同入洞,口頭介紹每區巧思有條不紊,記者六根能感官到的他都先介紹一輪。反正眼前人都在抓寫稿素材,未必有空品味提問用了什麼材質。 對什麼人要說什麼話他清楚得很。面對訪問,方序中早是老手了,網路上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訪問都做過。近年媒體愛設定他是「三金」(金曲、金鐘、金馬)設計師,形象永恆是圓框眼鏡、落腮鬍、一頂帽子壓住長髮。延續當年 Sense 30 紳士風,方序中說話平靜,面部少有誇張表情,走動時飄飄而來,緩緩而去。 一月初與他單獨面訪,受訪老手經驗不假,我隨手帶上謝明諺的《上善若水》與岑寧兒的《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兩張他去年的代表作,還沒提問設計理念,作者便已指著專輯道:「這個其實很難印,你看,它本人其實比較適合模造面、手感的。因為她要的感覺用那個會無法刮,所以我們是第一次嘗試用霧面的再結合⋯⋯。」 那一刻我不像訪者,反倒成了印刷專員,聽他提案說故事,等著被說服以採納他的創意成白紙黑字。 讓音樂被看見 方序中年輕時曾在公館的玫瑰唱片行上班,親眼見識過大家看封面買音樂,實體銷售蓬勃的時光:「那時覺得去玫瑰工作是很帥的事,穿著螢光綠背心,跟別人介紹現在有甚麼、很專業。」 少年方序中留長髮、穿垮褲,造型不羈,負責區域是西洋音樂與電影原聲帶。在唱片行當店員懂的不能少,遂整天跟公司借音樂回家聽,有不懂之處就去宇宙城唱片行跟吳武璋請教。與職人前輩情誼奠基於此,2017 年做金馬獎視覺參考《春光乍洩》,電影的正版藍光恰是透過吳武璋詢問纔借到的。 短短工作一年後當兵,剃髮重長至退伍後的方序中,持續重考上臺灣藝術大學念工藝設計,編起雷鬼頭,並養成對材質的眷戀——《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印上刮刮樂的銀漆;《上善若水》透明封面上,四字標題帶有潮濕暈開的效果⋯⋯材質控透過專輯設計玩得不亦樂乎,一聽說國外做過液態黑膠、骨灰黑膠,語氣便顯得特別興奮。 他做不膩唱片也不擔心實體消失,好似它的存在不由市場決定,只要有設計師還會張開耳朵聆聽與創作:「我不會怕說實體消失,它一定會因為有更好的音樂作品就會有更好的姿態。我會用『姿態』是因為我覺得更符合包裝這件事情——音樂的姿態。」 岑寧兒《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自 2005 年,蕭青陽以王雁盟的《飄浮手風琴》入圍葛萊美的專輯裝幀設計獎後(他在 2019 年更五度入圍),不僅給台灣唱片設計師很大的鼓勵,本地媒體對唱片設計一職開始有興趣。順應時局,金曲獎在 2010 年增設「最佳專輯包裝獎」(後於 2017 年改名為『最佳專輯裝幀設計獎』),具體效應是明星唱片設計師一個個冒出頭來。 2013 年,方序中初次入圍金曲超意外:「我第一張入圍的是客語專輯(暗黑白領階級《回家的路》)。我都沒有想過那張我會被看到,因為沒有預算沒有時間什麼都沒有,上面的照片還是我自己拿我自己的數位相機拍的。」 儘管後來入圍數次也都沒獲獎,但他確實受到鼓舞:「我覺得從那時候開始,的確設計被看到。以前我們都是在組織、在團隊裡面,但從那個時候,『人』的確被看到。也因為這樣的機會讓我更相信,去做『看的到的音樂』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 暗黑白領階級《回家的路》 笨的方法 《偏執面》、《異常現象》、《東南美》、三金典禮視覺統籌等等都是後來的事了。望見他檯面作品風格丕變,抓「不規矩」為他的特色,方序中卻拐彎解釋說都是在配合音樂調性。「規規矩矩的」還是有,譬如諸多與公部門的合作案,只是沒貼上網公開而已。 近期較特別的合作是 2018 年「臺北流行音樂中心」企業形象識別(CIS)設計一案。結合「暫停、播放、錄音」三組符號成 logo,簡單的符號被他形容起來不思議:「你沒有辦法用一個 logo 講完所有音樂類型,我覺得那是一種很制式的。所以我就想說如果我丟出的是一種狀態,這個狀態就像變形蟲一樣,有時候長大有時候縮小,有時候很激動有時候很安靜。」 方序中在 2018 年底出席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CIS 發佈會 Logo 可千變萬化,設計者也能把業務合作說成冒險故事。 方序中直言,與北流合作過程可貴,少有一般公部門的包袱放他往前衝。興致到了,延伸題目再舉幾個月前,由葉忠宜設計的國慶 logo 為例,他期許業主與設計師都能這樣放膽挑戰未知:「如果你都在防護罩裡做事情的話,進步是有限的。要敢突破,你要當那根針,往外面刺的時候,就會有新的發現。我覺得那就是一種勇敢吧,已經無關美或不美。」 即使暢談理想,紳士仍保持優雅,談到實作過程更是謙虛。 方序中常形容自己做專輯設計方式笨:《回家的路》封面上的字,是自己一邊看著電腦上的句子,一邊徒手畫在 A4 紙上;《上善若水》同樣土炮擬真,四個字隔著玻璃滴液體再翻拍,水、油、木頭的保護漆都試過。 究方社每月接案三到四件。他說,自己總會挑適合的案子,用笨的手工方法做設計;使用電腦固然方便,但久了會依賴,曾有香港實習生到他工作室工作,做稿不用滑鼠、繪圖板,要移動位置時便輸入 1pp、2pp,令他覺得「太神奇」。 擔心對方以工程邏輯做稿,想法都侷限在電腦運算中,他建議那位實習生:「你要不要試試看,不用電腦做稿會是甚麼樣的狀態?後來他真的嘗試用各種可能性來表現設計,真的有完成了一些很不錯的作品,回去香港也開始延續一種他的新的風格。」 說話之道 受訪者故事說得太精彩,進退得宜太聰明,我不禁讚他很會提案。眼前紳士竊喜復述「我蠻會提案的」,並開始申論職責所在:「我覺得這是不同設計師的使命。有些人是要不斷吸收最新的資訊,想要當領頭羊、要往前衝刺,但我認為我的工作比較像是,我可以跟大家產生連結⋯⋯我會好奇你現在是產生甚麼樣的疑難雜症,有沒有可能用設計來做溝通或協調,所以我覺得各種設計師都有他相對應的使命感。」 也許他可以籌備出一本「方序中的說話之道」吧? 2019 年 3 月,究方社將會與盧凱彤的遺孀余靜萍合作,在盧凱彤的生日期間舉辦她的展覽;4 月則會開跑新的「小花計畫」——與相信音樂合作,邀請十位音樂人以「記憶」為主題作歌,並將這批創作帶進美術館,甚至發行合輯。截至採訪當下,小花計畫已準備半年,持續進行跨唱片公司、藝術團隊甚至跨國的聯繫。溝通花時間,可顯然他甘之如飴。 事實上在四年前,這朵談論記憶的小花早已開過。那是方序中在 2015 年發起的「歡迎回家」募資計畫,包括一本「小花」系列攝影集和展覽,替他將被拆除的故鄉——屏東縣東港鎮的「共和新村」留下紀錄。計畫最初還沒命名,直到策展人梁浩軒推薦給他王榆鈞的台語創作〈故鄉的小花〉聽。 2019 年的小花計畫預計展期兩個月,王榆鈞自然不會缺席。訪問繞到最後宣傳活動,他仍在呼喊流行音樂的名:「我一直認為說,比如說嘻哈可以進入葛萊美音樂殿堂,塗鴉也可以變成各個美術館的收藏,其實就證明了一件事情:現代藝術品不再侷限於被裱框高高在上,產生距離感的時候。也許距離我們最近的藝術品就是流行音樂。」 對音樂深深表白,便是這位唱片設計師的說話之道。

2019/02/13

好聲音值得被聽見!2019獨立音樂新秀大推薦

今年 Blow 再度邀請了多位音樂產業從業人員,包括廠牌主理人、樂評人、音樂人、場館經營者、幕後技術人員等,與讀者樂迷們分享他們在去年聽見、看見,覺得最值得關注與期待的音樂創作者/團體新秀,並推薦一首必聽歌曲。 在推薦名單中,有些是剛起步卻無法遮掩才華光芒的新人,有些則是成軍多年、不斷進化,從去年開始逐漸嶄露頭角的優秀創作者。一起來聽聽這些即將在 2019 被反覆討論傳唱的爆款歌曲吧! Taiwanese Waves(紐約媽媽)Mia:周穆,推薦曲〈濫情歌〉 認識周穆已經超過 10 年,看過他的各種面向,也看著他在各個領域越中越來越強大。他的作品就像他的人一樣,溫柔、堅定、難忘。希望更多人可以認識這個聲音,也期待更多的周穆。 Petit Alp Records 主理人 洪申豪:周穆,推薦曲〈濫情歌〉 歌詞寫得真的太好太好。 樂評人 stu sis:陳嫺靜,推薦曲〈輕輕〉 還記得從政大黑音那首〈sheep〉被她聲音所吸引,一切來得太突然,整首歌因罩上一段她的 verse 而得到美化,說不上哪裡特別,倒有股令人愉悅的澀味,而這種「澀」經常帶來「收」的效果(像綠茶),所以她的歌通常不會外放到異常浮誇,何時何地何種場合進行聆賞都不成問題,我想私自解讀其聲音為「面對娛樂至死年代一次次既冷靜又奔放的反抗」,她把饒與唱之間僅存的分際弄得更模糊了,風格變得難以定義,這年頭「小 9m88」一脫拉庫,她算我聽到現在少數走出自己路線的女力,對此有何疑問煩請撥冗聽聽〈輕輕〉。 StreetVoice 達人 陳涵:Sōryo,推薦曲〈輕輕〉(credit:編曲、製作) 東吳混音出身的 DJ/Producer Sōryo 在 2018 年忙著準備研究所考試,不過年底仍跨刀製作廣受好評的陳嫺靜〈輕輕〉。日前似乎與嘻哈魯智深(萬志軒)籌備著某個神秘企劃,此外,據他透漏,在 2019 年應該有機會聽到他的獨立製作作品。令人期待! StreetVoice 音樂達人 因奉:雷擎,推薦曲〈心肝寶貝〉 如果這波台式新浪漫風潮還可以持續下去的話,雷擎會是下一個被提及的名字。從「來吧!焙焙!」的鼓手搖身一變,成為水源的主事者之一:一個集結音樂人朋友的音樂企劃,身兼詞曲和大部分樂器,千禧世代的雷擎在創作上用更有機的能量詮釋台語歌的可能未來。 先從水源熱唱金曲〈風來吹〉和甜膩騷動的〈心肝寶貝〉認識他吧。聽說,他去年已經在幾個音樂節裡證明自己現場的魅力。 Blow 吹音樂 阿哼:雷擎,推薦曲〈心肝寶貝〉 年初聽見水源的〈風來吹〉,台語潮樂十分帶勁從而注意到雷擎這特別的名字。星味潛力的外表,特殊的唱腔口氣,年底再一首〈心肝寶貝〉對他更富期待。 Production 劉柏君:水源 Xueiyuan,推薦曲〈風來吹, Corny (2 song stream)〉 耳目一新的台語 R&B 風格,不粘膩沒過多炫技轉音,尤其在開車聽覺得整個人都瀟灑起來,清爽舒服又浪漫。 Production 劉柏君:Empty ORio,推薦曲〈空虛的愛〉 「資深新人」滅火器吉他手鄭宇辰的個人專輯,悅耳流暢的龐克,喚起藏在大人軀體裡的憂愁中二少年。想要獲得正面力量時聽滅火器,想要耍憂鬱、無賴、中二請來聽 Empty ORio。 荒原錄音室 李詠恩:知更(John Stoniae),推薦曲〈墜〉 雖然簽在主流的公司,但知更是不折不扣的獨立製作,作品大膽且純粹;覺得這個年輕人 想法很完整,做出來的音樂,充滿畫面。不可多得的人才! (公開平台暫無〈墜〉,在此以〈風箏/白雲 Kites / Clouds〉示之) 音響師 林忌和:熱寫生 Heat Sketch,推薦曲〈青元春朗〉、〈山洞〉 每每聆聽都能感受到編曲的細膩層次,尤其是旋律和 grooving 的搭配,加上平易近人的歌詞以及人聲效果器,總和起來就是民謠的新醍醐味。 吉他手/主唱曾立同時也是一名鼓手,與鼓手來宥丞在打擊聲響上的巧思在〈山洞〉這首歌中展現無遺。 Blow 吹音樂 JohnnyWen:熱寫生 Heat Sketch,推薦曲〈山洞〉 很喜歡編曲有巧思的東西,太少很無聊,太多又浮躁了,所以剛剛好最好,也最難。生活也是越平淡簡單越能襯托偶然的驚喜,每次ドキドキ的時候都覺得自己很健康,血液在流動,活著真好。 音樂人 柯智豪:海豚刑警,推薦曲〈城市逃亡羅曼史〉 繽紛多彩的珐瑯質聽覺和浪漫歌詞,讓老人家的敏感性牙齒淚流再次踏上公路,喜歡酸啊~(順便廣告一下也很喜歡去年自己做的害喜喜) StreetVoice 達人 古大:YELLOW,推薦曲〈不開燈俱樂部〉 2018 年難以忽視的新浪漫、Chillwave 風潮,這同樣體現於泛黑樂曲風之中。往往被嘻哈吃豆腐當陪襯的 R&B 領域,大物新秀如雨後春筍冒出。 其中我最看好的三組音樂人,當屬雷擎、YELLOW 和 LINION。要只推薦其中一組實在太困難了,任何一方都有著足以撼動在地黑樂樣貌之強大潛力。若硬要我選擇,那就是由黃宣主導的 YELLOW 了。奔放而華麗的搖擺,以及狂野多變的歌唱口氣。揉捏 R&B、Jazz,近似強迫地要求聽眾理解何謂身體律動。若單以初次聆聽經驗而言,評語即是非常震撼。 陰府門主理人 阿峯:Iron Fist(鐵拳),推薦曲〈Back in Thrash〉 沒有 MV、沒有人(名)氣、沒有專業宣傳照、沒有補助、沒有廠牌、不太經營網路社群、沒有朋友,把樂團的本質回歸到音樂本身,忠於自己才有忠於你的粉絲,而不是隨波逐流跟著流行走(這裡指的不是流行樂),在這個樂團身上我看到了。 Iron Fist(鐵拳),台灣鞭擊金屬五人組,成立於 2015 年,在去年 10 月釋出他們的首張 EP《Money illusion》,沒有任何的專場演出,樂團自己獨立發行限量實體 CD,在台灣應該很少人知道這個新團的存在,但卻在國外意外地掀起一波好評,EP 銷售量來源也都是國外居多,且在中國、日本、泰國等獨立唱片行皆有販售據點。 12 月,並有國外地下極端廠牌 Toxic Death Records 以錄音帶格式發行《Money illusion》限量 100 卷。在國外網路媒體中,受到捷克知名金屬網站 Metalforever 的好評(7,5/10)以及知名 YouTube 金屬頻道 New Wave Of Old School Thrash Metal 的宣傳,不僅帶來更多好評與支持,更增加了台灣金屬在國際上的曝光度。 台灣金屬不是只有閃靈、血肉,明明還有更多的就在我們身旁,鐵拳就是其中一個,不喜歡可以刪我好友! 明天的歌主理人 黃榮毅:王彙筑,推薦曲〈Love is not a Shame〉 睽違四年未發表新作品的彙筑,終於在 2018 年末釋出了新的單曲〈Love is not a Shame〉,是全新電子風格的嘗試。才華洋溢的他在休息的這些日子裡,蘊藏了許多音樂能量,相信 2019 年會是彙筑綻放的一年! StreetVoice 達人 馬瓜:霓虹愛神,推薦曲〈台北迷走〉 由歌聲別具特色與魅力的浮舟主唱,搭配 2018 年推出年度代表作的電音好手鹿比 ∞ 吠陀;在細膩編織層疊架構的合成音效中,結合魅惑充滿挑逗意味的性感男聲,正如在夜深人靜時品嚐著美味的紅酒,帶點微醺盡在不言中的味道。這樣獨特的組合,勢必能帶給聽眾更多不同的聆聽享受。 StreetVoice 大團誕生 陳以洛:ゲシュタルト乙女 Gestalt Girl,推薦曲〈生まれ変わったら〉 其實一句歌詞都聽不懂……少有的全日文創作 + 演出,編曲流暢讓人想要一聽再聽,聽完整個人都明亮了起來。穩定演出、創作,每次看完演出都感覺進化一些,儘管團員編制近期做了調整,相信還是能穩定交出令人期待的作品! StreetVoice 大團誕生 嬌嬌:OSA,推薦曲〈Steps〉 不知是否跟動畫師背景有關,從〈Steps〉到目前關注度最高的〈Everyday〉,首首歌詞跟旋律都試圖讓人腦補畫面,而據說本人話少、低調的 OSA,卻常與 #teamOSA 時常在社群上面曬照片,貌似也在 IG 動態消息中悄悄地預告第一支 MV〈Late Summer〉即將上線。 StreetVoice 大團誕生 嬌嬌:逃走鮑伯,推薦曲〈一如往常〉 帶點日系的流暢旋律與唱法可能會讓你想到洪申豪或是 DSPS/海豚刑警的徐子,但更多的是青春的呢喃、失序的無常、年輕時的一事無成,而無法入眠的原因每個人都有幾個,也許就是這樣咖哩飯才會變好吃的吧?總之鮑伯,趕快逃出咖喱飯的陰影吧!也希望逃走鮑伯在今年可以交出更多令人期待的作品! 落日飛車 國國(曾國宏):Leo王,推薦曲〈快樂的甘蔗人〉 我真的覺得很屌 no bullshit。 子皿 In Utero 伍孟軒:Meuko!Meuko!,推薦曲〈眾神廟〉 第一次聽到 Meuko! Meuko! 的現場演出是在 2017-2018 的濕地跨年派對,幾個朋友跟我說:「她真的很厲害,你一定要聽!」到現場後,凌晨在派對昏暗燈光下昏昏欲睡的我,完全被 Meuko! Meuko! 現場爆裂的音壓、跟躁動的聲響震撼到靈魂都醒過來了,從此默默成為 Meuko! Meuko! 的小粉絲。 不只現場十分震撼,Meuko! Meuko! 去年與瑞典廠牌 Danse Noire 合作的 EP《鬼島》中,也因放入了許多台灣島嶼中獨特的聲響與符號,使得作品本身十分突出且獨樹一格。非常推薦大家此生一定要看一次 Meuko! Meuko! 的現場,並跟你的國內外朋友推爆她的作品! DN013 鬼島 Ghost Island by Meuko! Meuko! Blow 吹音樂 李鑫:Love_1 愛是唯一,推薦曲〈Love_1 〉 不得不 respect 一下 2017 的先知林忌何。經他的推薦如獲至寶,往下一追發現一定要再提。引述他們在 IG 上的介紹:台灣最深情的樂團沒有之一,拜託團名都叫愛是唯一了。 這幾位分別是 Vooid 的大團鼓手盧之軒、Vooid 貝斯手吳峻宇,跟我看了同一場星期三的康帕內拉的黃澤森,外加台大張雨生馮柏諭,以及專輯要剪開拒馬的 Swirrl 員工周士禾。這樣的組合已經不是耳朵懷孕,這已經是耳朵未婚懷孕私奔,然後因為生活經濟壓力快要離婚,但為孩子還是努力的在一起生活吵架的 Blue Valentine。 最近得知他們動工首張錄音作品,十一月時進度已經九成,早先也聽聞製作人是 Forests 森林、Angel Baby 等 Lonly God 成員 Jon,真的是不能再期待了。愛是唯一現場也驚人,聽著他們在台上彆扭又聲嘶「every time /every time / every time… oh fuck you」,請不要吝嗇牽起身旁陌生而緊握的手(先使個眼色打探一下),一起 falling slowly 吧。 Blow 吹音樂 Yiru:問題總部 It’s Your Fault 如果你聽膩鬆軟的 City Pop,卻又不想在流連於搖滾的場景,來聽聽這個有點 Soul 又帶點 R&B,爵士氣息的樂團吧。 「生命是問題的產地,而我們享受那些麻煩。」在音樂裡將嚴肅的生命課題軟化,如果夜晚是酒館,那走進酒館後的你,來杯名為問題總部的酒吧。 覺醒藝術 顏廷憲:凹與山,推薦曲〈理查〉 這首歌非常好聽,歌聲有種奇妙的魔力,會讓人想到 9m88,不過是有點憂鬱的 9m88,我也是從〈理查〉才開始關注凹與山這組樂團,很期待他們寫出更多很棒的好歌。 迴響音樂 Yuki:最後一擊 The Last Punch,推薦曲〈無情的情歌〉 來自台中四人組合的 Melodic Punk 旋律龐克樂團,為曾經台中知名老龐克樂團:複製人、混亂之島、碎紙花成員重組,有著濃濃台中廢人幫龐克魂的血脈,速度爽勁十足,真的不能錯過! TCRC 主理人 髒三:太空蒼蠅〈Running〉、骯髒先生〈Kill Kill Kill〉、黑色收音機派對〈一開始就沒人能懂〉、Be Bop Kids《Ballad Of Saturn 5》 太空蒼蠅──可以把法茲當成一種浪漫,足以證明這是一支不受歡迎的樂隊吧。號稱「台灣最大音量」的噪音樂隊特別吝嗇於演出,但在小眾尖端口中卻從未斷片,在還沒有微信支付的年代,更隨著 TCRC Records 多次巡演中國,讓北京傳奇廠牌兵馬司留下深刻印象。團員各 自沉澱長成後,音量反而愈開愈大。 骯髒先生──成軍於 2006 年的另類龐克樂隊,是一支意識形態多過於專業的不負責樂隊, 勵志成為一個認真稱職的低保真樂隊,從未認真的音樂才是最認真的音樂。 黑色收音機派對──龐克?詩人?鬼才?怪胎? 這支喝著牛奶的樂隊在城市裡平凡卻帶著察覺不到的叛逆活著,不經意得幾句話就足以貫穿腦 門,18 年的中國出演大受好評,更獲歌迷評為歌曲 10 分錄音 1 分的殊榮,激盪起認認真真的 錄一張好作品的鬥志,將會是一支最具商業價值卻經常侮辱市場的流行樂隊。 Be Bop Kids──加了 1024ms Delay 的宿醉、大英國的自傲、迷幻、藍調、合成器、酒精堆疊的種種猶如置身探險活寶,總之在破音效果器與瓶裝啤酒都滯銷的世代,還有這種全明星樂隊真是讓人忌妒!

2019/02/07

2018年十件音樂大事

在光怪陸離的後真相時代,強人出頭即能挾舊勢力起死回生。然而回望去年,茄子蛋、告五人等新生代仍憑著才華開出自己的道路;安溥、Tizzy Bac 等前輩也在革變的路上堅持,我們似乎沒道理失望。在前一年的回顧裡,我們聚焦了十一件刺激我們討論音樂的 2017 年度事件。在 2019 年初,我們也舉列了 2018 年十件對於我們在乎的音樂,很重要的事件與現象。 1. 重新定義小巨蛋演出:煉雲演唱會 張懸還原本名「安溥」後,在 2018 年 5 月舉辦了一場全翻唱曲目的「煉雲」演唱會,把二十二首地下的歌搬進了台北小巨蛋。 將之形容成「地下的歌」她或許不會同意,更貼近本尊的說法是對自己生命產生振動、理應成經典的歌。從趙一豪、廢五金、葉樹茵,到拍謝少年、Skip Skip Ben Ben、橙草⋯⋯觀眾著迷她的任性,巨蛋門票早早售罄又加演。安溥事前宣傳聚焦選曲的意圖,誰也想不到現場的視覺會徹底去中心。 立體磚瓦浮在空中,光存在卻又不存在。整場演出你幾乎看不見歌者全貌,恍惚之中只見一巫女跳舞。對樂迷而言,煉雲彩蛋或許是安溥「翻唱」張懸的〈寶貝〉,以及在「安可曲」出場和大家一起聽歌。可對獨立音樂創作者來說,興奮的是她與團隊重新定義了巨蛋演出的可能性,也讓人相信這些歌一直都有更大的可能。 煉雲計劃一路走到年底,安溥接著推出演唱會原聲帶,並搭配「一次性預購」,錯過訂購便不加印,未來大抵會成為稀世珍寶。儘管沒有把演場會的全曲收錄,也足以讓聽者回味。 2. 第九屆金音創作獎轉型 第九屆金音創作獎喊出轉型,不僅評審團制度改成「主席制」,典禮也擴大成「音樂節」形式,讓相關入圍者在台北、高雄演出。規則的彈性變化帶來許多效益,諸如:「最佳現場演出獎」入圍者不必在典禮演出,使得他們可以在 live house 場地發揮本色;典禮節目也能豐富,讓第九屆金音創作獎得以邀請落日飛車、安溥、蛋堡、厭世少年等,組合演出,說出完整的故事。 對於觀眾來說,2018 年的金音創作獎成了近年最有感的一屆。除諸多話題新秀入圍、得獎,典禮上的樂迷哏也玩得過癮。譬如:邀請阿強、楊大正、頤原還原《搖滾樂殺人事件》的獨裁者樂團一同頒獎;壓軸演出由閃靈和評審團主席陳珊妮合唱〈烏牛欄大護法〉。 事實上,這是文化部針對金音創作獎三年轉型的第一步,目標願景是能成為亞洲獨立音樂的一大盛事。今年金音獎做出的階段性嘗試,便是邀請張基河與臉孔們、LMF、P.K.14、STAMP 等亞洲音樂人來台演出,甚至上台頒獎。撐過第九屆,2019 年金音第十屆肯定會更受期待,對於文化部與承辦單位而言,絕對是更大的挑戰。 3. 台式新「浪」潮 厭世之後,「Chill」成了時代音樂的熱門字彙。2018 年大量冒出的 Chill 音樂,光是日本的 City Pop 也不足以全涵蓋了;九O年代的 Dream Pop、瞪鞋一路,當代新靈魂、冷波(Chillwave)乃至復古 Synth Pop、蒸氣波(Vaporwave),全都交融在一塊兒,共同分享法大的精神意義。 2018 年 10 月在 Pipe 舉辦的「秋OUT音樂節」,遂忠實地把台灣相關的「秋」團聚在一起——落日飛車、I Mean Us、水源、The Fur.⋯⋯,他們的音樂放下去人就鬆。這股「新浪漫風潮」席捲亞洲,或許你會想到的案例是泰國的 Phum Viphurit。 除了「新浪漫」的浪,在台灣還有另一波「浪子」的浪。2018 年,茄子蛋繼〈浪子回頭〉後再推出〈浪流連〉,MV 由 Spacebar 工作室名導殷振豪操刀,原班人馬找來螢幕形象堪稱「台灣教父」的高捷參與,連結前作的「浪子宇宙」和吳朋奉對戲,許多人聽完後都決定拿「做一個善良的歹囝」當座右銘。有意思的是 deca joins 的新歌〈海浪〉,由劉立執導的 MV 也拍浪子的寂寞心聲,幾乎像是要宣布加入浪子宇宙。 世界風風雨雨,訊息瞬息萬變。不論什麼樣的人,迷著什麼樣的浪,他們都渴望在裡頭找到逃逸與釋放的出口。 4. 烏牛欄大行銷 若要選出 2018 年度話題歌曲的行銷案例,閃靈樂團的〈烏牛欄大護法〉絕對難以忽略。從 7 月大象體操和張家母親合作第一個版本後,又接續有了洪申豪、不熟的朋友派對、必順鄉村、厭世少年與海豚刑警主唱伍悅合作的版本。這段期間,所有人的認知從「大象體操發了一首不一樣的新歌」,轉換成「烏牛欄大護法到底是誰的歌」。 各種猜想漫天飛,耳尖者從台語詞曲的行腔走韻找出答案,可官方線索直至 7 月底香港唱作人何韻詩交出第六個版本後才呼之欲出。 烏牛欄位處南投縣埔里鎮,不僅是 1947 年二二八事件尾聲,「二七部隊」抵抗國民黨軍的最後一役,也是台灣平埔巴宰族岸里大社的故地。在何韻詩版本的〈烏牛欄大護法〉中,不僅出現了金屬男聲的嘶吼,MV 最末更出現筆墨遺書,署名人「潘正源」與收件人「薰」恰是閃靈〈暮沉武德殿〉與〈薰空〉民謠版裡的男、女主角! 行銷能力極高的閃靈,透過數個翻唱版本讓〈烏牛欄大護法〉的旋律,在正式推出前便深入人心。日後除了在金音創作獎上和陳珊妮合唱,也與蕭賀碩在婚姻平權活動上表演,可最驚人的還是在聖誕節,與香港的何韻詩透過直播合唱。當時網路一度斷線,改以手機重連後,即使音畫 lag 依然整首唱完,實在太厲害啦。 5. 永遠懷念:盧凱彤、哲毓離世 2018 年音樂圈接收到了兩次噩耗,重擊了樂迷的心。第一次是在 1 月,Tizzy Bac 的貝斯手哲毓因為癌症過世;第二次則是在 8 月,香港唱作人盧凱彤因墜樓身故。 這一年來的悼念從未停止。3 月在台北 Legacy 舉辦的哲毓追思會上,休團多時的 Tizzy Bac 偕同哲毓生前參與的法蘭黛樂團、Green!Eyes,以及他極為喜愛的傷心欲絕、落日飛車,五團共演超過 150 分鐘。一盞燈敞亮照著舞台上,哲毓的貝斯與效果器組,致意畫面一直延續到 Tizzy Bac 在 12 月的《知人》演唱會上;當 TB 唱起安可曲〈You’ll See〉時,哲毓彈琴的身影被投到幕上,讓人確信他仍一直在保護著這組樂團。 哲毓的貝斯與效果器 盧凱彤生前與數位港台音樂人相當友好,他離開後,何韻詩在演唱會上唱了 Ellen 作曲的〈青春祭〉及〈大拇指之歌〉;而岑寧兒不僅在自己的演唱會上,伴著 Ellen 的吉他唱了〈空隙〉,也在簡單生活節上翻唱〈天色很暗〉。當然也不只有過去的歌;艾怡良於 2019 年初的演出上坦言,新歌〈夜晚出生的小孩〉是獻給盧凱彤的創作;陳奕迅年底新專輯《L.O.V.E.》中收錄的〈海裡睡人〉,更是盧凱彤的詞曲遺作。 這一切思念讓我們相信,在音樂裡,他們仍神采飛揚地活著,永誌難忘。 6. Tizzy Bac 的重建之路 2013 年推出專輯《易碎物》與 EP《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後,Tizzy Bac 步入休團期。原計一年的休息時間無限延長,直到 2017 年三人宣布重聚之際,哲毓也同步公開癌症病情。 把握有限的時間,從〈暴風〉開始,TB 數首新曲一一曝光。即使哲毓過世後,他們仍盡全力把專輯完成,不辜負「許兄」留下來的音樂。隨著 10 月《知人》正式推出,這段日子的故事與歌曲一同浮現檯面:我們得知哲毓即使到最後一刻仍撐著身體,錄下〈失速人生〉的貝斯;我們得知在他離開後,惠婷以〈深海怪物〉描繪沈痛難癒的悲傷。我們得知他最後一餐吃到高級和牛;我們得知惠婷一度想過讓樂團就此解散。 面對 Tizzy Bac 再出發的決定,哲毓以「重建」取代「回歸」,提早所有人放眼未來。惠婷說,這條重建之路還沒走完,推出專輯只是一第一步而已;接下來的演出、下一張專輯,還有好多關卡在等著他們。接續大獲好評的《知人》 Legacy Max 演唱會後,他們繼續「怒唱一波」巡迴。2019 年是 Tizzy Bac 成軍二十週年,身為了解他們音樂的「知人」們,願陪伴他們走向第三十年、第四十年。 7. 有嘻哈之後⋯⋯ 娛樂產業瞬息萬變,不出兩年,「中國有嘻哈」儼然成了過時名詞。然而市場退燒未必是壞事,畢竟海水退潮才知道誰有穿褲子,真想撐下來再走好幾年,核心還是深入人心的作品。 環境明顯渴望本地的嘻哈新人,有意思的是,走在嘻哈近路「節奏藍調」上的音樂人常誤打誤撞被納入其中,2018 年的代表如:ØZI、吳卓源、莫宰羊,共同的特質是那帶有嘻哈感的演唱。 當然,乘著有嘻哈之勢,2018 年的音樂產業也作出了各種動作回應。大眾記憶最鮮明者,是金曲奬典禮上,劉福助與熊仔、葛西瓦、麻吉弟弟、葛仲珊共組「台灣早就有嘻哈」的演出橋段;針對圈內論述形式最廣博的,則屬嘻哈廠牌顏社與格式設計合作的「嘻哈囝仔」計畫——從 4 月的展覽、論壇,一路到年底的紀錄片、國蛋演唱的主題曲〈嘻哈囝〉,以及出版物《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 KKBOX 製作的嘻哈跨界合作平台「龍虎門」,在年初舉辦「龍虎門音樂節」後,也製作了網路直播節目「2100 全民開饒」,並召集樂團厭世少年、問題總部與眾多饒舌歌手合作「RAP N’ ROLL」計畫。有嘻哈帶來的效應是更多的創作與創意投注在相關的文化上,讓我們發現台灣二十年的嘻哈根基扎得有多深。 8. 復刻九O年代 九O年代的另類音樂場景在 2018 年頗有「復興」的氣勢。從安溥「煉雲」演唱會的部分選曲、陳德政新書《我們告別的時刻》描繪的場景、Roxy Vibe 重新開幕、《搖滾樂殺人事件》,一直到春天吶喊拿到金音創作獎「最佳貢獻獎」、水晶唱片創辦人任將達啟動「跨東亞音樂社群」計畫⋯⋯等種種現象,可見端倪。 也許上述這些並非復興,而是裱框過去的工作,目的是讓流行文化史的記述內容不那麼單一。願後輩談起九O年代會說,那是台灣解嚴後各種勢力、想像急遽噴發的時代;那是另類音樂地下化、流竄顛覆氣息的時代。 在奔向二十世紀末的最後十年,一代青年曾投入銳舞文化不信明天。可人們終究跨入二十一世紀老去,並要面對連濁水溪公社都預告解散的消息。在符號碎片化的網路時代,什麼會被記憶?對於後起的新生代而言,九O年代或許更接近吳卓源新專輯《1994 依舊舊事》裡的企劃元素:撥接上網、萬年大樓、Gameboy 主機與港片、港星。 9. 選秀的力量:傻子與白痴、李友廷爆紅 選秀節目的造星力量有目共睹,2018 年參與大團誕生的傻子與白痴,在主唱蔡維澤參加對岸選秀節目《明日之子2》後,徹徹底底地爆紅。不僅〈5:10 a.m.〉成了 StreetVoice 上破百萬的冠軍單曲,在 FlyingV 上發起的 EP 集資計畫計畫也遠超目標金額。提早關閉集資窗口後,旋即聲明 EP 計畫將擴大成專輯錄音計畫。 比賽後的年末,遍地的「維澤老婆」湧入台北簡單生活節,只為了聽久未在台演出的傻白。若只瞧當天 Legacy 的爆棚程度,很難想像他們七個月前還是在小型 livehouse 場地表演、持續參加創作比賽的樂團。 除了傻子與白痴,長期活躍於 StreetVoice 平台上的李友廷也在參加《聲林之王》後走紅。自創曲如〈誰〉、〈把音量轉小〉、〈直到我遇見了你〉在節目上一唱,網路各平台便湧入大量點聽。早在奪冠前夕,他的專場演出便已一票難求。說來這行看才華也看機緣,不是人人都能在選秀趁勢而起,想抓住成就的機會,唯一不變的道理還是先好好寫歌、練嗓、練琴。 10. 樂團超強新人發威 2018 是樂團新秀發威的一年。在 2017 年底發行 EP 的老王樂隊,以一曲〈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打遍天下。不僅演出接了一大堆,連租車公司也找他們把歌詞改成「車子加了油 車子就往前」的廣告版本;半年來,該影片在 YouTube 上也累積了 270 萬點閱。 另一組話題新秀是來自宜蘭的告五人。在以一張 EP 奪下金音獎的最佳新人獎前,他們早已交出數首 demo 在 StreetVoice 上火紅;就連〈披星戴月的想你〉非官方的歌詞版 MV 也在 YouTube 上也有百萬點聽(該 MV 現已下架)。趁著金音新人獎光環煥發,他們不僅發行了〈披星戴月的想你〉的正式版本,也唱進信義區的 Legacy Max 完售 2000 人場地。 最後當然不能不提茄子蛋。〈浪子回頭〉MV 在 2017 年底上線 YouTube 後,至今已超過 5000 萬點聽;頗有二部曲意味的〈浪流連〉,在 2018 年 9 月上線至今也有 2700 萬點閱。他們氣勢如虹,在今年的金曲獎一口氣拿下最佳新人與最佳台語專輯獎。儘管和最佳樂團擦身而過,上台演出時還被網友笑說是蘇貞昌、hyukoh;團員口徑一致的「積極樂觀,感恩惜福。」仍成了當晚最響亮的口號。 2019 年又會有哪些新秀崛起,哪些現象爆發?願回顧過去一年發生的事後再轉向未知的未來,能多些希望,少些害怕。

2019/02/06

2018年度二十張具代表性的原創音樂專輯

在吹音樂的編輯會議上,我們列出數十張去年發行的專輯,經過投票、討論,分享各自推崇的作品並說明原因,最後選出以下二十張自認能代表 2018 年度的原創音樂專輯。這次入選的作品有不少是該音樂人的第二張專輯,包括岑寧兒、HUSH、皇后皮箱、大象體操、落日飛車、落差草原WWWW、王榆鈞、鹿比∞吠陀、Leo王等,與首張專輯相比,大家的第二張普遍有種穩紮穩打的扎實感,不僅製作想法更完整,也讓人感受到許多別於以往的突破,亦開創出新的高度。 HUSH《換句話說》 三年不見,HUSH 再度帶來突破自我的專輯,順著曲序而下,〈怎麼開始的〉、〈不祥的預感〉一場自我對話的章節漸漸明顯,練習、揭露、傷疤、掙扎、孤獨,HUSH 用他的細膩將這些醜陋溫柔地詮釋,身為聽者,我們可以透過聆聽心照不宣,卻不傷感的釋放。 HUSH 同時挑戰製作重任,頗析《換句話說》專輯中想訴說的故事,需要什麼聲響、樂器,造就這一張回歸自我低語,也同時大聲嚷擾的作品。(Yiru) I Mean Us《OST》 I Mean Us 替台灣獨立音樂開啟了一個新的聆聽方式。 突破以往人們對 Dream Pop、對 Shoegaze 的想像,將「情歌」重新定義,跳脫華語音樂用文字描繪故事的習慣,I Mean Us 確實用音樂建構畫面,以「Original Sound Track(原聲帶)」縮寫命名的專輯,正如同一段段愛情電影,有溫柔浪漫、有衝動激情,也有甜而不膩的青春物語。每首歌曲的結束,都像一段充滿愛戀的凝視,眨眼即永恆。 除了在 demo 時期便被電影《我的蛋男情人》相中而收錄成插曲的〈Søulмaтe〉,情緒起伏飽滿的〈EYヨ〉、節奏輕快令人不禁跟隨搖擺的〈You So (Youth Soul)〉也都是必聽曲目。整張專輯由知名製作人陳建騏親自操刀,雕琢音色,彷彿畫龍點睛般將 I Mean Us 的作品細膩度完美勾出,鍍了金的質感將其推上一個新的高度。(JohnnyWen) Leo 王《無病呻吟有情抒情》 Leo 王出擊,總是出奇不意。看似輕鬆隨性唱出的 beat,富有玩味的歌詞韻腳,封他為饒舌文字藝術師也不為過。第一首推出〈快樂的甘蔗人〉,便給出了經歷嚴肅的《藝術家脾氣》,更豁達的人生觀察。 唐老師口中眾星座皆籌霧滿面的 2018 又能怎麼樣?Leo 王在最後一天揮了記響亮的耳光,打醒你的惆悵,教你軟爛的人生哲學也能活得自在優雅。(Yiru) ØZI《ØZI:The Album》 今年 21 歲的 ØZI 被視為台灣重要的嘻哈、節奏藍調新秀,18 年六月的這張響亮作品《ØZI:The Album》直到截稿今日仍有多首歌曲蟬聯在串流平臺排行榜上。先不論他的星二代身份,ØZI 出道的一頭紅髮就夠吸引眼球了。 一曲與 9m88 合作〈B.O〉成功打進大眾耳朵,但編輯更私心喜歡專輯最後兩首歌曲〈Prey〉、〈Title〉。〈Title〉是他初試饒舌的第一首作品,帶有年輕的氣息與野心;〈Prey〉這首歌放慢的旋律凸顯了 ØZI 的聲線,不要被精緻的編曲迷惑了,聽聽這個年輕男孩的聲音,這一張全以英文命名的專輯,唱了白話的中文歌詞,像是 ØZI 在強硬個性外表包裝下,最柔軟的心。(Yiru) Tizzy Bac《知人》 哲毓的病逝,替這張離世之作增添了傳奇性。但拆掉這層時代意義包膜,《知人》確實是張不該被忽略的作品,它讓我們看見了 Tizzy Bac 的突破,並得以思考一個休息多年終於復出的樂團,如何在聽眾習慣已改變的今日找到適合自己的新樣貌。 包括配唱製作人林揮斌、混音師北城浩志、弦樂編寫/大提琴手劉涵等多年合作夥伴,《知人》在音樂製作上加入了不少新聲音,像是邀請 Easy Shen 替〈金翅雀〉編寫氣勢磅礡的弦樂、與落日飛車一起編〈Lucy Dreams〉,〈深海怪物〉中有金曲爵士鋼琴名家許郁瑛共同編曲,吉他手杉特則為〈我所深愛的人們〉增色。不可否認,《知人》是 Tizzy Bac 至今為止情感最豐沛、音樂最成熟的一張作品。(JohnnyWen) 13月終了《宋咪》 這張專輯八成是這篇專文裡最難介紹的一張了。 從 2016 年在空場的藝術計畫「宋咪」正式啟動,至 2018 年化為計畫同名專輯,13 月終了至今所進行的一切就像是科幻謎底。少數清晰的線索是大衛·米切爾的小說《雲圖》,然他們的音樂以文字先行,化成結果後卻難以言傳。攤開那難解的歌詞,有壯麗的場景、瑣碎的日常,也有平行宇宙般的人格對話,往往讓聽者陷入五里霧中⋯⋯。 可拋開文字思考,他們的音樂是這麼神采飛揚、不落俗套。你不難從音樂中辨識出團員的劇場背景,可貴的是能化作鮮明的器樂表情。〈這一刻落地〉寫水的記憶,〈只有我在的地方〉暗示後啟示錄世界的想像;連結歌名相呼應的〈沒有我在的地方〉,六分鐘內段落轉折與作曲極為漂亮。據說他們還會再以樂團形式,進行下一回合的藝術計畫。令人好奇他們可以在台灣的環境走到哪?(阿哼) 大象體操《水底》 2016 年,成員退伍後復出的大象體操,有鑑團員的音樂想像出現落差,決定以各自當單曲製作人的方式完成第二張專輯《水底》。 《水底》很不一樣。脫離前作童趣的樣貌,封面變得幽暗而成熟,歌曲也更放膽,灰暗題材佔多數。他們負責的歌曲,投射了三人的生活與性格:貝斯手凱婷完成的〈水底〉、〈陣雨〉連結了高雄雨下不停的日子;〈人造衛星〉則是她對小山田圭吾的致意。鼓手涂嘉欽的〈彌留〉、〈噩夢〉頗有黑人音樂的律動感,冷面笑匠少年透過饒舌歌手 Sowut 的聲音把憂鬱的心情表達。吉他手凱翔以〈半個〉重溫配樂舊夢,不和諧鍵盤演奏好似〈頭, 身體〉的 2.0 版。 〈順從的殼〉從原版凱婷演唱改由排灣族歌手張威龍獻聲,更添陽剛之氣。陳珊妮製作的〈被子〉,雕出凱翔柔情的嗓音。人聲鼎沸,人群熱鬧之餘,《水底》仍未偏離三人的數字搖滾基底;一些嘻哈哏的挪用(remix、skit)可見三人長大後,玩心依然很重。(阿哼) 王榆鈞與時間樂隊《原始的嚮往》 相隔雙碟前作四年,王榆鈞與時間樂隊的第二張專輯《原始的嚮往》曲數折半,份量感卻一點也沒少。沒變的是以詩入歌、長曲吟詠,變的是相對標題「原始」,她唱得故事比以往更入世:〈沉默的左手〉、〈活著〉、〈媽媽請不要擔心〉皆是文明的痛楚,或為了撫平文明痛楚而生。 熟悉王榆鈞的人便知道它們並不「新」,裡頭有十年前就在演唱的詩作,也有三一八學運後持續在各場合表演的歌;然而這些題目與聲響在這時代仍毫不過時。 提到表演,她與夥伴們確實更有戲感了。台北專場擺出熱騰騰的實體兜售,大門裡卻是夢一般的世界。面具、月亮,舞台上的眾人與器材擠成一座叢林。骨子裡的劇場細胞與叛逆沸騰,〈暴民之歌〉如〈假面遊行〉的加強版,動容的「我們來了」響徹雲霄。當革命的意志懨懨一息,我們需要這樣堅定而柔韌的歌。(阿哼) 安溥《煉雲原聲帶》 改回本名並沉潛三年後,安溥以歌手兼製作人的身份舉辦「煉雲演唱會」,曲目全部翻唱他人作品,挑選華語樂壇歷年來有時代意義或對自己有所啟發的歌曲進行改編。 這場演唱會以主題罕見、製作精細且完整度極高獲得各方讚譽,隨後,安溥將現場錄音重新混音後製,發行《煉雲原聲帶》,精選〈改變〉、〈紅眼睛〉、〈風在吹〉、〈Angel Falling To Hell〉、〈Love,Lotus〉、〈事情本來就是這樣〉、〈決定〉、〈這個世界〉、〈夢中見〉、〈交雜隕石〉等 14 首曲目,忠實保留現場的感動。此輯不僅連結了現代與上個世代的音樂聆聽取向,更將許多經典歌曲以新的方式推出同溫層,讓更多人聽見。(JohnnyWen) 岑寧兒《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與上一張專輯《Here》相隔將近四年,岑寧兒終於發行第二張個人創作專輯《Nothing is Under Control》,與音樂鬼才甯子達共同擔任專輯製作人,用最自然、不造作的方式讓情感流瀉於樂聲中。 無法以突破性、前瞻性或時代意義等描述定義此專輯,但《Nothing is Under Control》確實是精緻細膩之作,編曲細節暗藏了許多小巧思,曲風遊走於 Jazz、Folk、Indie Pop 之間,歌詞同時包含國語、粵語和英語,透過Yoyo的詮釋,各自展現語言聲韻之美。 從〈Ride〉的輕鬆自在、〈Maybe it’s for the best〉的猶豫輕嘆,到與陳奕迅合唱、既揪心卻又療癒溫暖的〈一秒〉,身為歌手,Yoyo 用歌聲輕易勾起人們心中最軟的角落;身為創作者,她亦將對生命的體悟都投入作品中了。(JohnnyWen) 南瓜妮歌迷俱樂部《他我》 成軍九年的首張專輯,南瓜妮交出一張問心無愧的成績單。他們用對未來的疑惑與徬徨磨出新的自己,所收錄的十首歌曲分別來自主唱柯家洋對身邊十位朋友的描述,但這些故事,同時也是他對自己的投射,更是現代社會中無所不在的巨大疏離之表徵。 音樂風格與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團員們紛紛嘗試了各種創作和編曲方式,在音樂中添加電子元素,擺脫原本樂團編制的束縛,找尋出一條新的道路。專輯設計大玩隱晦創意,合成的人像、別出心裁的裝幀方式、以「回聲定位」表現「他我」概念……等,用視覺再次強化人與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環環相扣,令人意猶未盡。(JohnnyWen) 美秀集團《電火王》 說美秀是「俗氣搖滾」其實是一種恭維,因為它們把通俗的音樂做得非常有趣!大家不會說美秀的歌是「芭樂歌」,因為狗柏的唱腔一點也不芭樂;修齊總說自己在學周董寫歌,但多少人學周董寫歌?有傳唱度還能在演出現場造成暴動的可不多。 比起上一張 EP《Sound Check》,《電火王》的完整度更高,從編曲到錄音,製作物的整體品質也有所提升。外遇三部曲〈米兒〉、〈小老婆〉和〈擋一根〉可說是繼〈捲菸〉之後的暴款曲,琅琅上口卻不落俗套,以直白淺顯的文字重擊現代人對情慾的渴望與掙扎。將「自製樂器」用於編曲、錄音和現場演出更是一大創舉,也許美秀的音樂技能並不高,但他們活用自身才華,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演唱會場景,使其不可取代性更加穩固。(JohnnyWen) 皇后皮箱《仙人指路》 以首張專輯《超時空歌女的快活》入圍第六屆金音最佳專輯、最佳樂團、最佳搖滾專輯並以〈人間惆悵客〉奪下最佳搖滾單曲獎的皇后皮箱,音樂以復古搖滾曲風為主,融合 Blues、Motown、R&B、Surf Rock 等元素。 相隔四年發行的第二張專輯《仙人指路》由「道家思想」貫穿整張專輯,曲名皆有神靈意象,秉持著擁抱宇宙、順應自然、隨心隨性一切歸 Chill 的玩味態度。皇后皮箱在音樂上做了許多突破,對音色的追求更偏執,四處尋找能完美呈現東方迷幻味道的樂器聲響,從〈桂花〉、〈海浪〉、〈神仙賦〉等歌曲中便能窺見此企圖,〈九霄雲外〉中甚至納入古琴,創造出獨特又不失韻味的仙曲。(JohnnyWen) 鹿比∞吠陀《蒼白》 實驗電音在台灣聽眾耳中總是不甚討喜,但鹿比∞吠陀將電子聲響與器樂旋律賦予畫面感,引領聽者進入所建構的獨特世界觀。《蒼白》不僅是一張專輯,更是一齣故事性十足的劇場,在揭幕閉幕中,每首歌的起承轉合都醞釀著飽滿的情緒,其中穿插了令人不安的懸疑感以及開放式結局所營造的不明確性,絲毫不無趣。 特別的是,這張作品增加了人聲元素的比重,邀請巴賴以原住民母語吟唱〈山:季風雨〉、詹森淮以女性獨白的姿態演唱〈夜絮〉,守夜人樂團主唱旭章也用哼唱的方式詮釋〈漂流物〉。這些合作不只豐富的專輯的面貌,更能從中感受到鹿比∞吠陀對作品的企圖與想像力。(JohnnyWen) 椅子《Lovely Sunday 樂芙莉聖代》 椅子度過差點解散的鬼門關,新專輯《Lovely Sunday》聽得出來豁然許多,卻也豪不馬虎。專輯裡一聽就著迷的歌〈洋子、洋子〉,穿插著披頭四風格的浪漫搖滾,卻在中間殺出一段台語歌詞,像是在美國西部海岸享受日光浴,卻隨著帶著老式收音機,播放六、七零年代的錄音帶,緩緩唱著台語老情歌衝突浪漫。 意猶未盡之時,下一首英文歌曲開唱,彷彿剛剛的海邊是一場白日夢,正塞在車陣中的你,只好繼續在車內搖頭晃腦,假裝沒聽見外頭的喇叭喧囂,沈溺在這裡。(Yiru) 落日飛車《半熟王子》 說落日飛車在台灣樂團圈開啟了一種新的音樂樣貌一點也不為過,city pop、復古懷舊氛圍不是沒有人做,但落日飛車用高技術含量的音樂性架構出一篇篇如詩如畫的浪漫樂章,卻是少有人能及的。 在著重於「曲」的前提下,幽默感十足的團長國國依然不放棄大玩文字遊戲的機會,從專輯名稱到歌詞,落日飛車的歌不賣弄文藻,僅用簡單的敘事方式便將詞曲咬合地恰到好處,除了延續以往的英文創作,這次更挑戰了法文與拉丁文!必聽歌曲如〈Cool of Lullaby〉、〈Slow〉等,不僅風格明確,細細品嘗更能體會魔鬼藏在細節裡的韻味。(JohnnyWen) 落差草原WWWW《盤》 樂史潮流來來去去,總有些類型在特定年代如得水之魚,也總有些聲音桀驁不馴,管它潮流怎麼行,他們難以被定義。這樣的代表在台灣也不少,譬如落差草原 WWWW 便是其中一例。 落差草原 WWWW 第二張完整專輯《盤》是他們成軍八年以來,初次到專業錄音室做的作品。錄音室新手在後製期花了不少力氣,慢工細活纔終於完成。畢竟他們的野心很大,包括專輯概念探究共生,探究乘載生命之物(即是「盤」字的含意);包括貝斯手愛波親自編織,一尊神像般的纖維雕塑(即是封面的主角);包括兩套鼓,與無邊無際的聲響再構築。 〈慈悲〉是金色酒神宴、〈渡〉是安魂宗教祭典、〈碎花星辰〉是原始的薩滿儀式⋯⋯在那些動輒七、八分鐘以上的長曲裡,他們帶你聽見鬼魅、精靈、超自然。或許你還是可以定義他們,透過聆聽與肢體,如遠古的人類先祖,把音樂與信仰緊緊相連,無關優美,只求狂喜。(阿哼) 厭世少年《青春校園戀愛物語》 蟄伏一年半醞釀出的專輯《青春校園戀愛物語》,用成熟的音樂作品,帶出了少男們青澀的愛情故事。少女心事系列我們聽了十年,那少年的直白心聲關於什麼?好奇的你,不妨來聽聽這張專輯。 開場就由各樂器 solo,揭開華麗序幕,薩克斯風與吉他線條一般精彩,歌曲裡故事精彩生動,不論是把「般若多羅密心經」放進歌〈就這樣子不見〉,亦或〈妥瑞氏症〉要大家好好正視妥瑞氏症,再到轟轟烈烈的愛戀,出了國就變調的綠帽少年打了一場〈甲午戰爭〉,青春期的荒唐,一併收錄至此。 12 首飽滿的歌曲,厭世少年這張專輯與他們的現場一樣精彩。(Yiru) 暴君《葉隱 Hagakure》 成軍十年的暴君,受過各種音樂元素的焠鍊,從高速黑金的《末日黎明》、加入東方樂器的《水沙漣 序》、加入管弦樂且旋律更民謠化的《水沙漣傳奇》到上一張專輯《孤鷹行》大大提升管弦樂層次,每張作品都有新的突破,《HAGAKURE》也不例外。 以「無心」概念貫穿全輯的《HAGAKURE》,從過往的高速、衝擊轉變成帶有日本孤峭禪意的民謠金屬,論武士心性,論死亡哲學,在平易近人又優美的旋律之下,保留了原有的東方樂器元素(中國笛、琵琶),並加入滂沱的擊鼓、鋼琴、大提琴甚至雙簧管,讓《HAGAKURE》充分展現更多不常見的聲音層次。 全英語填詞,大量增加合聲,返璞歸真、化繁為簡地演繹整張作品,以直白單純去營造氛圍的連貫性,從《HAGAKURE》中我們能聽見暴君正由橫向拓寬「金屬樂團」的韌性,富含旋律、起承轉合與強弱漸進、高潮迭起,非金屬愛好者也一定能發現這不再是典型生硬的極端音樂。(JohnnyWen) 謝震廷《愛麗絲》 2016 年金曲新人奪獎後,臺上一曲〈燈光〉言猶在耳。誰知暖燈外仍有寒意籠罩,近兩年的謝震廷跌進另一漩渦——情緒低谷,母親罹癌,一切卡在專輯製作期間,2018 年底推出的《愛麗絲》簡直是他用命換來的。 接續前作《查理》,二部曲《愛麗絲》談及的故事更赤裸。從出生的 1993 開始唱起,謝震廷帶我們聽見家庭爭執,與母親疏離、父親斷聯的過往。直至〈塑膠花〉後格局形而上,有對社會偽裝的質疑,以及佈滿死亡意象的詞。一曲〈喧鬧〉中段驟停(突然沒有聲音並不是你的音檔壞掉)、〈塑膠花〉冰冷電子編曲⋯⋯他耍任性要把你從煽情抽離,看看自己。 屢屢陣痛是誕下新生命的前奏。末段〈兔子洞〉氣氛回溫,謝震廷與女友張瑀一同提出生命的大哉問,關於自由、自愛、夢想,緊接收場曲〈最想到達的地方〉再見光芒。至此先不承諾《愛麗絲》真能治癒什麼,若幸運換你一聲哭啼,請給自己的存活掌聲。(阿哼)

2019/02/03

一起定義明天的流行樂!2018 街聲洞察報告上線

流行音樂的定義一直隨著時代在改變。StreetVoice 街聲 2018 年透過站上的熱門曲目、排行榜、情境歌單與音樂風格的漲幅,觀察剖析了這一整年的原創音樂脈動趨勢!2018 年是原創音樂發展攀上新巔峰的重要時刻,一起跟著 StreetVoice 街聲年度洞察報告的腳步,回顧過去一年的成績,並期待 2019 原創音樂新展望! 華人地區最大的創作平台 StreetVoice 街聲正式推出「2018 年度洞察報告」,一口氣收錄 StreetVoice街聲、簡單生活、Packer 派歌、The Next Big Thing、Blow 吹音樂、Legacy 音樂展演空間與好丘的大數據,是自 2016 年至今回顧最完整、幅員最廣的一次。 透過 StreetVoice 街聲與 Packer 派歌的分享,能一窺原創勢力相較過往勃發崛起的爆量成長和音樂潮流;透過 Simple Life 簡單生活與 The Next Big Thing 剖析線下活動的推展與市場反應;透過 Legacy 音樂展演空間,一窺台北指標性展演空間十年脈動和音樂消費變化;吹音樂的媒體角度,讓你回顧一整年並藉由好丘的成績,能見到推廣生活態度的日常落實。 翻倍成長!加入 StreetVoice聽眾、創作者、上傳的歌曲、播放次數增加一倍 根據洞察報告統計,2018 年,StreetVoice 街聲用戶總計增加了近 19 萬人,每個月都有 15,721 名新血加入,聽歌或分享自己的原創作品。人數比 2017 年增加一倍,2019 年街聲將突破百萬用戶大關! 2018 年原創作品上傳量與歌曲播放次數同樣激增,音樂的上傳數比往年多了 30%,而且站上每分鐘就有 88.8 次音樂播放,等於每 0.67 秒就有 1 首歌在 StreetVoice 上被播放、被聽見!此外,街聲情境歌單大改版,站上最佳 DJ 換你當!樂迷與音樂人開的歌單雙雙入選年度熱門歌單! 街聲更由上傳歌曲的風格遷徙,我們發現近年最熱曲風「Hip hop / Rap」稱霸,超越街聲站上「Singer / Songwriter」、「Pop」與「Rock」。更隨著節奏搖擺類型、黑人文化、黑樂的蓬勃發展「Jazz」與「R&B / Soul」都在今年有極其亮眼的成長;而 Chill 與 Neo R&B 的大潮流反倒激起龐克子民們的創作慾,「Punk」風格比起往年有更多的創作誕生擠進前十名! 簡單生活遍地開花 2006 年自台北開始的「Simple Life 簡單生活節」,2018 年前往更多城市,進一步擴大了創意的範圍與生活的意念!2018 a Simple Day台北簡單生活節用五感體驗深入每個純粹的一天,連續四週的生活風格提案,聯合多組單位策展,近 50 組創作音樂人以及 120 多組創作品牌與創作人共同呈現,活動近 6 萬人次參與。同年在上海、成都、武漢、廈門舉辦的簡單生活節,共計超過 16 萬 人、209 個品牌參與了盛宴,一起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 「Simple Life 簡單生活」這個品牌不只是音樂節,更是城市的文藝復興,用當代生活美學的集體創作,形成文化與流行的浪潮,構築人與人、文化與人民、青年與未來、甚至品牌與市場的深度交會溝通,持續累積並且擴散影響。 原創音樂含金量高!派歌代理發行藝人入圍獲獎名單史上最長 2018 年原創音樂橫掃大小獎項!根據 StreetVoice 旗下數位發行服務 Packer 派歌紀錄,第 29 屆金曲獎,Packer 派歌代理 22 件作品入圍,獲 6 項大獎。第 9 屆金音獎,Packer 派歌代理 37 件作品入圍,獲 7 項大獎;盧律銘所作之《小美》電影原聲帶,更入圍第 55 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及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岑寧兒的《岑寧兒 “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 現場錄音專輯》,更獲香港 MOOV 平台年度最佳演唱會音樂及錄像獎項,原創音樂含金量高無庸置疑! 此外,備受矚目的 Packer 派歌代理藝人「老王樂隊」,憑藉僅收錄三首作品的《吾十有五而志於學》音樂平臺串流次數總計已逾 3,000 萬次,堪稱年度之最。 那些年我們一起看的現場!與大團誕生、台北 Legacy 回顧音樂現場十年走勢 大團誕生邁入十年,一起與我們分享這些年的大團誕生的票房走勢,那些曾經在大團誕生舞台上奮力揮灑汗水與發出聲音的 317 個名字,你們從來不曾被音樂歷史的洪流遺忘! 位於華山 1914 文化園區的 Legacy 音樂展演空間也在 2019 十年有成,用更弘大的眼界觀看現場音樂演出的熱門程度,以及回顧那些經典的自辦活動⋯⋯。2018 全年度參演團體共計 148 組,演出總場次高達 113 場,更有 32 場 Sold Out,但今年的 Top 10 人氣王又是哪十組人馬呢?讓洞察報告還原事實、細說分明! 2019 音樂播出去、作品傳平台、流行音樂定義讓你來!最龐大的街聲洞察報告還包括⋯⋯ 街聲年度人氣歌曲與喜歡歌曲、簡單市集派歌日到底有多派、吹音樂整年度事件大回顧、大登陸有過 55% 的聽眾願意購票支持初生之犢的演出活動、好丘的貝果居然賣到可以蓋一堆 101⋯⋯想深入淺出了解 2018 原創音樂世界的大小事,盡在「StreetVoice 街聲 2018 年度洞察報告」! 「StreetVoice 街聲 2018 年度洞察報告」 https://streetvoice.com/pages/annualreport/2018/

2019/02/01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